道果教法在卓彌譯師之后,由于所奉上師不同,形成了不同的系統,概括起來有兩派,從兩派又分出十八派、二十三派或二十四派。其中影響較大的有結覺派、香頓派、夏瑪派、廓扎派、芒蘭派、恰甘派、覺囊派、旺嘉派、薩迦派、塔雜派和吉貢派等十二派,除薩迦派外,其它十一派合成九派。
  (一)道果仲派,建立者是仲·垛巴頓窮,又名旃陀羅波底(Candrapavti月施)。他是卓彌譯師圓滿口訣三弟子之一,生于四川藏區。他把學得的道果口訣分別傳授澎域喇嘛瑪爾和嘉·洛追扎,前者得到了《金剛句》、《喜金剛口訣灌頂水》、《口訣略文》,合計一小函;后者得到經教廣釋、十秘等微細口訣一大函。他倆之后承嗣教法者依次是結貢色波、辛貢惹波、帕巴曲囊、嘉·洛扎巴、恰頓曲噶、娘康空巴、惹貢巴、扎巴兄弟、達哇堅參、多丹南定巴、嘉頓·多杰僧格、達瑪扎、康窮巴、卓頓·釋迦沃等。
  (二)道果香派,由色喀窮哇的弟子香頓曲貝爾建立,夏瑪貢卻從香頓和薩欽·貢噶娘波學得道果教授,傳給阿阇黎娘頓;娘頓傳堪布曼喀哇等。這一派主傳《金剛句釋》和二十四派傳法,貢噶娘波從香頓學得此法,他之前以貝帕摩松和結貢為代表形成兩個系統,之后分成近傳、遠傳。后來形成的芒蘭派充分吸取了卓彌譯師和香頓兄弟的所有教訣。
  (三)道果夏瑪派。這一派在西藏影響比較大,傳承眾多。創始人是色喀窮哇的弟子夏瑪姐弟,姐姐瑪久夏碼,1062年生于西藏帕仇地方,父親名叫夏瑪多杰堅參,母親是印度人,叫做拉姆,兄妹六人中,長兄夏瑪嘉勒,法號仁青歐熱,專修寧瑪派的大圓滿法;次兄僧格嘉波是一位精通梵藏兩種語言文字的譯師,譯出了《集量論本注》等。瑪久夏瑪十四歲那年經父母包辦,召當地一位名叫阿哇拉嘉的男子人贅為婿,瑪久夏瑪不愿,對阿哇拉嘉說:“你也學佛法,我也修佛法。”由于阿哇拉嘉不從,瑪久夏瑪采取裝瘋的辦法迫使其離婚。從十七歲起,她作為瑪上師的手印女,學到了許多經續和修持方法,在瑪上師的嚴格指導下,經過十六個月的苦心修煉,明點的受境熾燃,證得四成就。二十八歲那年,瑪上師去世,她辦完喪事后繼續修煉,以后的幾年中災難連續降臨,痘瘡滿身,采取各種辦法治療都沒有見效,最后由服侍她的弟弟昆普哇陪伴來到定日拜謁帕當巴桑結,按照當巴桑結所教方法除去病魔,恢復了健康。在定日,她遇到了色喀窮哇,從其學習道果教授,經過修煉成效很大。后來,她從來藏的南印度班智達毗盧遮那和西藏迦譯師、布仁譯師、耶饒哇等人學習。
  法王昆普哇(1069──1144)是瑪久夏瑪的弟弟,八歲開始學習藏文,從娘巴上師受居士戒,聞習發菩提心法等。瑪久夏瑪曾教導說:“你應該學好譯師業務,去到印度迎請一位博通的班智達來藏翻譯法典,而成為一位無與倫比的人士。”十四歲時,在寧瑪派著名學者絨·曲結桑波跟前學習。是年,跟隨瑪·格哇洛追來到夏吾地方,瑪譯師去世前把大批佛教書籍留給他,并留下遺言說:“你最后生將為一菩薩,這以前在西藏諸善巧師前,仍須聽法,最后到印度依止一位持種毗巴(即曇毗酰魯迦)傳承的弟子。”?因此,昆普哇先后依止格西香、江絨崗巴夏鄔瑪巴僧孜等人學習龍樹傳法和勝樂密法。二十六歲時,前往尼泊爾從寶貝師學習麥哲巴傳法,并從旁塘巴、昆·結曲、當巴桑結、熱譯師聽受時論、喜金剛、桑布扎等密法及息結派教授。后來,他再次赴尼泊爾從印度上師長勝金剛學習魯俄巴、黑行者、金剛鈴和那饒巴所傳勝樂灌頂法,返回西藏時已年屆三十一歲,隱居昆普藏紅巖洞修行,兩年后與其姐瑪久夏瑪一起北上求學道果教授。以后,長居昆普洞修煉,有時巡游其它地區收徒傳法,成績卓著。
  一般把以瑪久夏瑪為代表的道果傳承叫做夏瑪女傳,下分三個傳承。
  第一,喇嘛娘貢欽得瑪久夏瑪真傳,傳曼喀哇·娘結波扎;娘結波扎傳喀熱年·曲結斯吉;喀熱年傳廓扎巴;廓扎巴傳拉索絳巴等。
  第二,娘貢欽傳雍頓、香頓色彌巴、廓扎巴。
  第三,夏瑪女王喜饒次程傳廓扎巴。
  道果夏瑪男傳始于昆普哇,他以后分成兩個傳承,第一個由昆普哇的弟子色貢·扎巴堅參傳子夏孜扎。
  第二個由昆普哇之子夏瑪·達哇歐色傳邦結·尼瑪扎,他著《上師傳承史》、《海生修法釋》、《口訣灌頂水略論》。男女二傳和道果薩迦派結合形成恰甘派。《知識總匯》記載:“從夏瑪姐弟開始有男傳女傳和混合傳。男傳再分子傳和道統。夏瑪男傳分二,法王昆普哇·曲結嘉波傳色貢·扎巴堅參等,其子夏瑪·達哇歐色傳邦結·尼瑪扎。女傳,從女瑜伽士瑪久夏瑪的弟子娘貢、曼噶爾巴頓雄、女王喜饒次程開始分成三個傳承。”?
  (四)道果廓扎派,是由廓扎巴·索南堅參(1182──1261)建立的,他是西藏定日人,父親叫尊布嘉雍,母親叫堆姆結瑪。早年從香頓色彌巴、班欽釋迦室利、喇嘛多杰貝哇和嘉浦師徒學修心法和大圓滿密法,從班欽寶護受勝樂灌頂。居住拉齊期間,由法王桂擔任羯摩師,恰茹都增任軌范師,阿阇黎洛任教授師授比丘戒。之后,來到底斯地方住修五年;在娘堆創建了娘堆廓扎寺,故名廓扎巴。他曾從尼泊爾請毗縷底旃陀羅(biruticsandra)來定日,學習山隱自在所傳六支瑜伽教授。
  廓扎巴雖然宗奉噶舉派,實際研修道果教授,先后從曼喀爾哇和夏瑪貢卻學習夏瑪女傳教授,以及香貢巴哇所傳道果教授,記錄了道果四灌頂口決法。二十四歲時,隱居拉薩曲浦洞修煉道果法,獲得神通和幻變成就,達到了用氣脈消障的程度。道果方面的著述有:《緣哈海廣中略口訣》、《拔除病魔口訣》、《道之口訣》、《清除迷暗六要口訣》等,講授給拉索隆巴;拉索隆巴傳喀覺·嘉噶益希;喀覺傳娘·多杰僧格,他著有《喜金剛口訣派之灌頂水》等。稱此傳承為廓扎派。


  (五)道果噶嘉瑪派(密封派),亦稱恰甘派,由恰甘·旺秋堅參珠托噶爾波建立,他先從薩班貢噶堅參、貢欽布仁巴·桑結扎學習薩迦道果教授,繼后從邦結·尼瑪扎、瑪久夏瑪、普瑪爾巴、香熱、芒倫雪波、曲定巴·娘熱、瑪久尼赤學習夏瑪道果法,隱居噶惹廓芒地方修煉有所證悟。主要著述有:
  《道果傳承廣史》,在仁欽崗寺著成;《金剛句科判》;《三有論》;《六要訣》;《十一種要訣》;《灌頂教授講義》;《甚深道上師瑜加》;《四灌頂釋義口訣》;《甚深道備亡錄》;《瑜伽自在修法隨授無字加持》;《金剛句廣釋》等。后人整理成一函刻印。《金剛句廣釋》參考了多種釋論,并且對照原文修訂以前的注釋。扎巴堅參等繼承了恰甘傳法,發揚光大。
  (六)道果旺嘉派,由覺囊派大師貢邦·托結尊追的弟子拉堆旺嘉所創,故名。他別名叫娘·旺嘉,精通六支瑜伽法,兼修道果教授。著述有《道果講義殊勝甚深道論》和《四道總別》等,基于他空思想理論,嚴厲批駁了以前所傳各種道果教授,采取六支瑜伽的“收攝”方法,修證生死涅盤無別。他注重選擇暗室修行,修煉過程中,意想空色之有及曼荼羅、本尊,修煉一禪定就能具備多種功德,不必修煉其它密法,因此,旺嘉派和以前任何派系傳講的道果教授都不相同。從法統講,此派出自夏瑪派。
  (七)道果覺囊派,建立者是貢卻彌覺多杰,他長期研修覺囊派的他空思想和六支瑜伽法,深究一切密典教理,成績卓著。曾跟隨薩迦細脫拉章的嘉木央細脫巴學習薩迦道果口訣;從喇嘛拉索隆巴的親教弟子饒恰哇·仁青歐學習夏瑪男傳女傳道果教授。著作《金剛句次第論》,收錄了夏瑪派、仲派和薩迦派僧人撰寫的《金剛句》全部注疏,對他們的內容重新作了修改,別有特色。彌覺多杰的另一部著述《金剛句現出亂隱冊釋詞義明燈》匯集了貢噶娘波、夏瑪姐弟和噶舉派的解釋精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第三部是《金剛句現出亂隱冊釋詞義明燈略義傳承史》。繼承其法位的人是扎喀巴·扎巴僧格。以后依次為絳桑嘉尤、帕歐·云丹嘉措、噶丹貢桑等人。
  (八)道果貢派,創立者是結貢仁波且,關于他的生平事跡史書記載不多,一說他從薩欽貢噶娘波的弟子達普巴學習道果教授;另一說是薩欽貢噶娘波傳康貢曲杰喇嘛;康貢傳阿阇黎溫覺沃;溫覺沃傳結貢仁波且。他早年專修三摩地,后來改從溫覺沃學習道果教訣,著作《中道筆記》,把四耳傳法傳給珠格尊追。
  (九)道果帕竹派,由帕竹噶舉派創始人帕竹·多杰嘉波(1110──1170)建立,他曾在薩欽·貢噶娘波座前聽講道果教授和密教經續,在多杰浦巖洞修行,證得氣脈暖相,撰寫了《道果解說庫女》,簡稱《書庫女》。他的弟子扎雜格底在《書庫女》中增加了根本語錄,進一步發揮,自成一派。
  薩迦派是比較重要的教派。13世紀元朝在統一中國過程中,該派高僧薩班、八思巴等人曾發揮過重要作用。他們代表元朝管理西藏,設立本欽負責制,建立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關于薩迦派研究,一直是熱門課題,除了在《西藏民族政教史》、《西藏佛教發展史略》、《西藏佛教史略》、《西藏佛教史》等史著中介紹外,專題性研究論文也較多。法尊的《西藏佛教的薩嘉派》簡述了薩迦派的歷史淵源和教法傳承關系,以及道果法的特點,是五、六十年代這方面研究的重要成果。80年代以后,薩迦派研究越來越向縱深發展。1980年上官劍壁在《青海民族學院學報》第1期上發表了《略論喇嘛教薩迦派的歷史地位》;張敦安發表了《試論薩迦派》(《西藏民族學院學報》,1981年,第1期);唐景福和溫華發表了《試論西藏佛教薩迦派的歷史及其作用》。這些論文對薩迦派的創立、教法核心、傳承關系和特殊歷史作用都作了詳細論述。認為薩迦派協助元朝中央政府完成了祖國統一西藏的大業,推動了西藏封建社會的向前發展。在藏族學者中,近年也涌現出了一批薩迦派研究專家,如達瓦次仁、赤列加措、單增卓瑪、通真等人,他們紛紛撰文論述薩迦派的歷史沿革和在實現元朝統一大業中所起的特殊作用。貝瓦爾·確列多杰的《薩迦派史略》(民族出版社,1989年)是用藏文撰寫的薩迦派專著。作者站在佛教正統立場上,全面敘述了薩迦派的形成與發展史,深刻分析了道果教授理論,對龐雜的教義體系進行了梳理,被作為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材使用,學術界對此書也十分重視,引用較多。

  (五)道果噶嘉瑪派(密封派),亦稱恰甘派,由恰甘·旺秋堅參珠托噶爾波建立,他先從薩班貢噶堅參、貢欽布仁巴·桑結扎學習薩迦道果教授,繼后從邦結·尼瑪扎、瑪久夏瑪、普瑪爾巴、香熱、芒倫雪波、曲定巴·娘熱、瑪久尼赤學習夏瑪道果法,隱居噶惹廓芒地方修煉有所證悟。主要著述有:
  《道果傳承廣史》,在仁欽崗寺著成;《金剛句科判》;《三有論》;《六要訣》;《十一種要訣》;《灌頂教授講義》;《甚深道上師瑜加》;《四灌頂釋義口訣》;《甚深道備亡錄》;《瑜伽自在修法隨授無字加持》;《金剛句廣釋》等。后人整理成一函刻印。《金剛句廣釋》參考了多種釋論,并且對照原文修訂以前的注釋。扎巴堅參等繼承了恰甘傳法,發揚光大。
  (六)道果旺嘉派,由覺囊派大師貢邦·托結尊追的弟子拉堆旺嘉所創,故名。他別名叫娘·旺嘉,精通六支瑜伽法,兼修道果教授。著述有《道果講義殊勝甚深道論》和《四道總別》等,基于他空思想理論,嚴厲批駁了以前所傳各種道果教授,采取六支瑜伽的“收攝”方法,修證生死涅盤無別。他注重選擇暗室修行,修煉過程中,意想空色之有及曼荼羅、本尊,修煉一禪定就能具備多種功德,不必修煉其它密法,因此,旺嘉派和以前任何派系傳講的道果教授都不相同。從法統講,此派出自夏瑪派。
  (七)道果覺囊派,建立者是貢卻彌覺多杰,他長期研修覺囊派的他空思想和六支瑜伽法,深究一切密典教理,成績卓著。曾跟隨薩迦細脫拉章的嘉木央細脫巴學習薩迦道果口訣;從喇嘛拉索隆巴的親教弟子饒恰哇·仁青歐學習夏瑪男傳女傳道果教授。著作《金剛句次第論》,收錄了夏瑪派、仲派和薩迦派僧人撰寫的《金剛句》全部注疏,對他們的內容重新作了修改,別有特色。彌覺多杰的另一部著述《金剛句現出亂隱冊釋詞義明燈》匯集了貢噶娘波、夏瑪姐弟和噶舉派的解釋精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第三部是《金剛句現出亂隱冊釋詞義明燈略義傳承史》。繼承其法位的人是扎喀巴·扎巴僧格。以后依次為絳桑嘉尤、帕歐·云丹嘉措、噶丹貢桑等人。
  (八)道果貢派,創立者是結貢仁波且,關于他的生平事跡史書記載不多,一說他從薩欽貢噶娘波的弟子達普巴學習道果教授;另一說是薩欽貢噶娘波傳康貢曲杰喇嘛;康貢傳阿阇黎溫覺沃;溫覺沃傳結貢仁波且。他早年專修三摩地,后來改從溫覺沃學習道果教訣,著作《中道筆記》,把四耳傳法傳給珠格尊追。
  (九)道果帕竹派,由帕竹噶舉派創始人帕竹·多杰嘉波(1110──1170)建立,他曾在薩欽·貢噶娘波座前聽講道果教授和密教經續,在多杰浦巖洞修行,證得氣脈暖相,撰寫了《道果解說庫女》,簡稱《書庫女》。他的弟子扎雜格底在《書庫女》中增加了根本語錄,進一步發揮,自成一派。
  薩迦派是比較重要的教派。13世紀元朝在統一中國過程中,該派高僧薩班、八思巴等人曾發揮過重要作用。他們代表元朝管理西藏,設立本欽負責制,建立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關于薩迦派研究,一直是熱門課題,除了在《西藏民族政教史》、《西藏佛教發展史略》、《西藏佛教史略》、《西藏佛教史》等史著中介紹外,專題性研究論文也較多。法尊的《西藏佛教的薩嘉派》簡述了薩迦派的歷史淵源和教法傳承關系,以及道果法的特點,是五、六十年代這方面研究的重要成果。80年代以后,薩迦派研究越來越向縱深發展。1980年上官劍壁在《青海民族學院學報》第1期上發表了《略論喇嘛教薩迦派的歷史地位》;張敦安發表了《試論薩迦派》(《西藏民族學院學報》,1981年,第1期);唐景福和溫華發表了《試論西藏佛教薩迦派的歷史及其作用》。這些論文對薩迦派的創立、教法核心、傳承關系和特殊歷史作用都作了詳細論述。認為薩迦派協助元朝中央政府完成了祖國統一西藏的大業,推動了西藏封建社會的向前發展。在藏族學者中,近年也涌現出了一批薩迦派研究專家,如達瓦次仁、赤列加措、單增卓瑪、通真等人,他們紛紛撰文論述薩迦派的歷史沿革和在實現元朝統一大業中所起的特殊作用。貝瓦爾·確列多杰的《薩迦派史略》(民族出版社,1989年)是用藏文撰寫的薩迦派專著。作者站在佛教正統立場上,全面敘述了薩迦派的形成與發展史,深刻分析了道果教授理論,對龐雜的教義體系進行了梳理,被作為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材使用,學術界對此書也十分重視,引用較多。

  (五)道果噶嘉瑪派(密封派),亦稱恰甘派,由恰甘·旺秋堅參珠托噶爾波建立,他先從薩班貢噶堅參、貢欽布仁巴·桑結扎學習薩迦道果教授,繼后從邦結·尼瑪扎、瑪久夏瑪、普瑪爾巴、香熱、芒倫雪波、曲定巴·娘熱、瑪久尼赤學習夏瑪道果法,隱居噶惹廓芒地方修煉有所證悟。主要著述有:
  《道果傳承廣史》,在仁欽崗寺著成;《金剛句科判》;《三有論》;《六要訣》;《十一種要訣》;《灌頂教授講義》;《甚深道上師瑜加》;《四灌頂釋義口訣》;《甚深道備亡錄》;《瑜伽自在修法隨授無字加持》;《金剛句廣釋》等。后人整理成一函刻印。《金剛句廣釋》參考了多種釋論,并且對照原文修訂以前的注釋。扎巴堅參等繼承了恰甘傳法,發揚光大。
  (六)道果旺嘉派,由覺囊派大師貢邦·托結尊追的弟子拉堆旺嘉所創,故名。他別名叫娘·旺嘉,精通六支瑜伽法,兼修道果教授。著述有《道果講義殊勝甚深道論》和《四道總別》等,基于他空思想理論,嚴厲批駁了以前所傳各種道果教授,采取六支瑜伽的“收攝”方法,修證生死涅盤無別。他注重選擇暗室修行,修煉過程中,意想空色之有及曼荼羅、本尊,修煉一禪定就能具備多種功德,不必修煉其它密法,因此,旺嘉派和以前任何派系傳講的道果教授都不相同。從法統講,此派出自夏瑪派。
  (七)道果覺囊派,建立者是貢卻彌覺多杰,他長期研修覺囊派的他空思想和六支瑜伽法,深究一切密典教理,成績卓著。曾跟隨薩迦細脫拉章的嘉木央細脫巴學習薩迦道果口訣;從喇嘛拉索隆巴的親教弟子饒恰哇·仁青歐學習夏瑪男傳女傳道果教授。著作《金剛句次第論》,收錄了夏瑪派、仲派和薩迦派僧人撰寫的《金剛句》全部注疏,對他們的內容重新作了修改,別有特色。彌覺多杰的另一部著述《金剛句現出亂隱冊釋詞義明燈》匯集了貢噶娘波、夏瑪姐弟和噶舉派的解釋精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第三部是《金剛句現出亂隱冊釋詞義明燈略義傳承史》。繼承其法位的人是扎喀巴·扎巴僧格。以后依次為絳桑嘉尤、帕歐·云丹嘉措、噶丹貢桑等人。
  (八)道果貢派,創立者是結貢仁波且,關于他的生平事跡史書記載不多,一說他從薩欽貢噶娘波的弟子達普巴學習道果教授;另一說是薩欽貢噶娘波傳康貢曲杰喇嘛;康貢傳阿阇黎溫覺沃;溫覺沃傳結貢仁波且。他早年專修三摩地,后來改從溫覺沃學習道果教訣,著作《中道筆記》,把四耳傳法傳給珠格尊追。
  (九)道果帕竹派,由帕竹噶舉派創始人帕竹·多杰嘉波(1110──1170)建立,他曾在薩欽·貢噶娘波座前聽講道果教授和密教經續,在多杰浦巖洞修行,證得氣脈暖相,撰寫了《道果解說庫女》,簡稱《書庫女》。他的弟子扎雜格底在《書庫女》中增加了根本語錄,進一步發揮,自成一派。
  薩迦派是比較重要的教派。13世紀元朝在統一中國過程中,該派高僧薩班、八思巴等人曾發揮過重要作用。他們代表元朝管理西藏,設立本欽負責制,建立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關于薩迦派研究,一直是熱門課題,除了在《西藏民族政教史》、《西藏佛教發展史略》、《西藏佛教史略》、《西藏佛教史》等史著中介紹外,專題性研究論文也較多。法尊的《西藏佛教的薩嘉派》簡述了薩迦派的歷史淵源和教法傳承關系,以及道果法的特點,是五、六十年代這方面研究的重要成果。80年代以后,薩迦派研究越來越向縱深發展。1980年上官劍壁在《青海民族學院學報》第1期上發表了《略論喇嘛教薩迦派的歷史地位》;張敦安發表了《試論薩迦派》(《西藏民族學院學報》,1981年,第1期);唐景福和溫華發表了《試論西藏佛教薩迦派的歷史及其作用》。這些論文對薩迦派的創立、教法核心、傳承關系和特殊歷史作用都作了詳細論述。認為薩迦派協助元朝中央政府完成了祖國統一西藏的大業,推動了西藏封建社會的向前發展。在藏族學者中,近年也涌現出了一批薩迦派研究專家,如達瓦次仁、赤列加措、單增卓瑪、通真等人,他們紛紛撰文論述薩迦派的歷史沿革和在實現元朝統一大業中所起的特殊作用。貝瓦爾·確列多杰的《薩迦派史略》(民族出版社,1989年)是用藏文撰寫的薩迦派專著。作者站在佛教正統立場上,全面敘述了薩迦派的形成與發展史,深刻分析了道果教授理論,對龐雜的教義體系進行了梳理,被作為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材使用,學術界對此書也十分重視,引用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