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迦派是藏傳佛教中最古老的教派之一,也是藏傳佛教中最早傳入漢地及蒙古地區的教派,在藏傳佛教中占有極重要的地位。薩迦派的教理博大精深,修持上具有顯密圓融、由顯入密的特點,開創和發展了以大、小五明為主的傳統知識文化講習之先河,對藏傳佛教和藏族文化的發展產生過深遠影響。在中國歷史上,薩迦派的祖師是最早成為帝師的,并開創了西藏“政教合一”的歷史,對祖國的統一,對中華民族的締造,以及對中華文明的發展都曾做出過杰出的貢獻。以下就從薩迦派的歷史、寺廟、教法之種類和特點,及其對藏傳佛教、藏民族文化和中華民族的貢獻這幾個方面,對薩迦派作一全面扼要的介紹。
一、 薩迦派的歷史及寺廟
舉世聞名的薩迦派,由西藏頗為古老的貴族——昆氏家族所創立。昆氏的祖先昆·魯益旺波澤真(龍王持壽)是藏族最早的七位出家人之一,從他開始,昆氏子孫數代修持蓮花生大師傳承的舊譯密咒法要,并且都親見了本尊,獲得了共同和最勝之成就。此后至昆·根確加布(寶王)時,他幼隨父兄學習舊譯密咒教法和經典,通達顯密教法。因見時人多修持舊譯密法,行為錯亂顛倒,他再修持舊密,亦難有殊勝成就,于是遵兄長之命,前往芒喀地方卓米大譯師那里學法,獲得了新譯密續的教授與證悟。公元1073年,他在薩迦地方奔波日山觀察地形,于山坡白土中部的側面建立廟宇,此即著名的薩迦派祖寺——薩迦寺。薩迦,藏語意為“灰白色的土”,即以地名為寺名,后來也成了教派的名稱。薩迦寺自創建至今,一直是薩迦教派的中心。又因薩迦派寺廟圍墻涂有象征文殊、觀音、金剛手三菩薩的紅、白、黑三色花條,故漢地俗稱“花教”。   對吉祥薩迦派的教法,貢獻最大的是:由昆·根確加布最初獲得了新譯密乘教法,并修建了薩迦祖寺;后由其長子根噶寧波(遍喜藏,1092-1158)遍學顯密教法,創立了以耳傳寶訓道果法為主的薩迦派宗風,因之,薩迦派稱之為薩欽(大薩迦巴),立為薩迦五祖之首。薩欽之子、二祖至尊索南則摩(福頂,1142-1182)和三祖扎巴江稱(名稱幢,1147-1246)兩兄弟,通過對顯密教義廣泛的聞、思、修和講授、著述,令薩迦教法弘揚光大。至薩欽之孫、四祖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遍喜幢1182-1251)和其侄兒、五祖、大元帝師八思巴(1235-1280)的薩迦法王叔侄時代,不僅整個雪域藏區被收入薩迦派政教的大白傘蓋之下,甚至內地乃至漢地東南沿海等大元帝國的領土之內,都能看見薩迦派的寺宇及僧人。法王叔侄為藏傳佛教文化的弘傳和中華民族的交流與融合,做出了舉世矚目的貢獻。
  隨后近百年間,昆族世代承襲朝中高位,并管理藏區的政教事務。在教法方面,一切講授的法統由夏、魯、貢三師住持;修持的法統由措、年、香三師住持,法王喇嘛當巴則獲得了一切講修的受命。之后,雖因元朝的覆滅和薩迦政教內部的分裂,薩迦派在西藏的政權被新興的帕竹噶舉政權所取代,但薩迦仍管轄著自己原有的大部分香火地。入明后,薩迦高僧頗得朝廷尊崇,羅追堅贊(1366-1420)受封為國師,袞噶扎西(1349-1425)受封為大乘法王,南喀雷必堅贊(1399-1444)受封為輔教王,并予世襲。至1951年,薩迦法王(薩迦寺座主)已傳到82代。
  明朝時期,薩迦派雖然失去了對整個藏區的統治權,卻出現了住持和振興薩迦教法、莊嚴雪域的九莊嚴,即:精通顯教的亞楚·桑杰貝(佛祥,1346-1399)、全知絨登·協夏更熱(所知遍明,1427-1511)、仁達瓦·言魯落追(童智1349-1412),即亞、絨、仁三師。精通密教的是大金剛持鄂欽•更嘎絨波(遍喜賢,1382-1452)、宗巴·更嘎江稱(遍喜幢,1382-1436)、擦欽法王洛色加措(明慧海,1501-1561年),即鄂、宗、擦三師。精通顯密二宗的郭屋繞降巴·索南僧格(福獅,1427-1478)和色多班禪·釋迦確丹(釋迦最勝,1427-?)、達倉·喜繞仁青(智寶,1399-1474),即郭、釋、達三師。此時期,由于諸師將講修的喜宴弘遍了四方,薩迦之顯密教理的講授與修持都十分興盛,人才輩出。不但建立了眾多講授“六大論”為主的薩迦派顯教的學問傳統的大寺廟,尤其在密教的講修方面,則形成了薩迦巴、鄂爾巴、宗巴、擦爾巴等支派并行發展、枝葉并茂的情形。
  薩迦派的支派法流主要有三大傳承,即:鄂爾派,由鄂欽大金剛持更嘎絨波(遍喜賢,1382-1452年)于1429年在后藏創建鄂爾唉旺寺而得名;宗巴派,源自于薩迦法王喇嘛當巴索南堅贊(1312-1375),宗巴·更嘎江稱(遍喜幢,1382-1436年)使此派光大,稱前宗巴系(或稱沫舍系),之后從更嘎朗嘉所出的為“后宗巴系”(或稱貢嘎系);擦爾派,由住持弘揚薩迦派耳傳密法為主的擦欽法王洛色加措(明慧海)(1501-1561年)所創。根據蔣揚欽哲·秋吉洛追的說法,還有夏魯派、布頓派和覺囊派(也可算是薩迦的支派)。雖然這些支派各有其不共的修法和知見,但都源自于薩迦派的傳承。


  元明兩朝是薩迦派的全盛期,在蒙古、漢地、康區、安多和衛藏各地都建有寺院。其分布則主要集中于后藏日喀則地區,以及川、青、藏結合部的德格、阿壩、王樹等多康地區。
  其中,后藏主要為薩迦派的傳統勢力范圍。日喀則地區的薩迦寺飽經風雨,迄今仍是薩迦派的祖庭和中心。其佛殿后的藏經庫堪稱智慧的寶庫,所藏一萬余種佛經、佛典,為八思巴時期集中衛、藏、康三地繕寫家以金汁、銀汁、朱砂、寶石和墨汁精心抄寫而成,實為佛教瑰寶。整個薩迦寺共珍藏佛教經藏四萬多卷,其中“貝葉經”的藏量居世界之首。薩迦寺以其浩如煙海的藏書、琳瑯滿目的佛教圣物和獨特的建筑風格,贏得“第二敦煌”、“佛教文化的寶庫”之美名。
  此外,鄂爾唉旺寺(即鄂爾寺,是薩迦派在后藏傳播密宗的重要場所)、錫金杰出寺(又名花園寺,乃由絳欽·繞降巴·桑杰培所建的講授顯教的大寺)、色多金寺(即具金色寺,班禪釋迦確登曾住持此寺,宏傳顯密教法)、達納土登朗加寺(由全知郭繞巴·索南僧格創建)、達仲莫切寺(是擦欽·洛色加措的主要寺屆)、珀東唉寺(為珀東·喬勒朗加的珀東學派諸師的駐錫地)、夏魯寺(全知布敦大師曾任寺主,開創了夏魯派)等都是后藏地區著名的薩迦派寺廟。
  伴隨歷史的變遷和興衰的演替,薩迦派在多康地區建立并保存了眾多的寺廟。其原因有三:(1)元時,帝師八思巴往返漢藏兩地時曾兩次途徑多康地區,在他的感召與攝受之下,沿途部分原有的本波、寧瑪、噶當派寺廟皆改宗了薩迦派,而皈依八思巴等薩迦大師的當地弟子則新建了另一部分寺廟。(2)鄂欽的弟子、大成就者唐東加波在德格創建的更慶寺,成為歷代德格土司的家廟。由此因緣,薩迦鄂爾巴在德格地區建立了眾多的寺廟。(3)多康地區地處川、青、藏的結合部,獨持的地理因素使此地長期以來成為一個“三不管”地帶,從而成為所有教派遠離政教紛爭的一片凈土,甚至在拉薩等地幾乎絕跡的本教和覺囊派亦在此找到了生存和發展的空間。因此,歷史悠久、兼具教理和修持的薩迦派傳承在這片土地上得以自然地延續和發展。
  這一地區的德格宗薩寺(絳央欽則旺波大師曾在此寺廣弘一切宗派的教法)、阿壩縣的都布寺、青海玉樹的結古寺等都是薩迦派重要的、著名的寺廟。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四川德格縣的更慶寺,本名倫珠頂寺,是第四十一代德格士司堅巴彭措時所建,他的長子任寺主,次子繼承土司,形成制度,政教大權世代由德格土司統一掌握,所以沒有活佛。公元1550年,更慶寺設立德格印經院,專門刊刻藏傳佛教經書、各教派重要著述、歷法和醫學等于余種典籍,是藏區最著名的印經院,對保護、弘揚藏傳佛教文化起了重要作用。
  另外,前藏地區的薩迦寺廟有彭波那爛扎寺,此寺早先講授顯教,中期主要傳授密咒,最后則成為傳授薩迦道果弟子釋等續部和竅訣的大寺。山南地區有藏區第一座佛教寺廟——著名的桑耶寺,有擦欽的弟子所建的弘揚耳傳教法的道場——雅隆扎西(吉祥)寺,還有早期住持薩迦宗巴派和布敦派混合的體系,曾經盛極一時的貢嘎金剛寺等。
  直到今天,薩迦派寺廟仍然眾多。不僅遍布于整個藏區,還因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因緣,在內地和港澳臺地區,以及東南亞、南亞、蒙古、歐美等國家和地區,也分布著大大小小的薩迦派寺廟和講修中心。
  現今,薩迦祖寺及眾多子寺仍處于興盛之中。住持和弘揚薩迦派教法的是大乘法王、達欽、擦欽等為首的昆氏家族傳承世系的法王們,如用絳央欽則旺波的話來說,則是:“這些仁波切們,僅他們天賦的智慧、能力等功德的微小一分,也是別的自以為是的化身活佛、或名門望族后裔們所不能及的,這是至到現在,大家都能親眼看見的事實。”由于歷代祖師和法王們的大悲護佑與善巧攝持,使薩迦派法脈得以延綿不絕、常盛不衰。

  元明兩朝是薩迦派的全盛期,在蒙古、漢地、康區、安多和衛藏各地都建有寺院。其分布則主要集中于后藏日喀則地區,以及川、青、藏結合部的德格、阿壩、王樹等多康地區。
  其中,后藏主要為薩迦派的傳統勢力范圍。日喀則地區的薩迦寺飽經風雨,迄今仍是薩迦派的祖庭和中心。其佛殿后的藏經庫堪稱智慧的寶庫,所藏一萬余種佛經、佛典,為八思巴時期集中衛、藏、康三地繕寫家以金汁、銀汁、朱砂、寶石和墨汁精心抄寫而成,實為佛教瑰寶。整個薩迦寺共珍藏佛教經藏四萬多卷,其中“貝葉經”的藏量居世界之首。薩迦寺以其浩如煙海的藏書、琳瑯滿目的佛教圣物和獨特的建筑風格,贏得“第二敦煌”、“佛教文化的寶庫”之美名。
  此外,鄂爾唉旺寺(即鄂爾寺,是薩迦派在后藏傳播密宗的重要場所)、錫金杰出寺(又名花園寺,乃由絳欽·繞降巴·桑杰培所建的講授顯教的大寺)、色多金寺(即具金色寺,班禪釋迦確登曾住持此寺,宏傳顯密教法)、達納土登朗加寺(由全知郭繞巴·索南僧格創建)、達仲莫切寺(是擦欽·洛色加措的主要寺屆)、珀東唉寺(為珀東·喬勒朗加的珀東學派諸師的駐錫地)、夏魯寺(全知布敦大師曾任寺主,開創了夏魯派)等都是后藏地區著名的薩迦派寺廟。
  伴隨歷史的變遷和興衰的演替,薩迦派在多康地區建立并保存了眾多的寺廟。其原因有三:(1)元時,帝師八思巴往返漢藏兩地時曾兩次途徑多康地區,在他的感召與攝受之下,沿途部分原有的本波、寧瑪、噶當派寺廟皆改宗了薩迦派,而皈依八思巴等薩迦大師的當地弟子則新建了另一部分寺廟。(2)鄂欽的弟子、大成就者唐東加波在德格創建的更慶寺,成為歷代德格土司的家廟。由此因緣,薩迦鄂爾巴在德格地區建立了眾多的寺廟。(3)多康地區地處川、青、藏的結合部,獨持的地理因素使此地長期以來成為一個“三不管”地帶,從而成為所有教派遠離政教紛爭的一片凈土,甚至在拉薩等地幾乎絕跡的本教和覺囊派亦在此找到了生存和發展的空間。因此,歷史悠久、兼具教理和修持的薩迦派傳承在這片土地上得以自然地延續和發展。
  這一地區的德格宗薩寺(絳央欽則旺波大師曾在此寺廣弘一切宗派的教法)、阿壩縣的都布寺、青海玉樹的結古寺等都是薩迦派重要的、著名的寺廟。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四川德格縣的更慶寺,本名倫珠頂寺,是第四十一代德格士司堅巴彭措時所建,他的長子任寺主,次子繼承土司,形成制度,政教大權世代由德格土司統一掌握,所以沒有活佛。公元1550年,更慶寺設立德格印經院,專門刊刻藏傳佛教經書、各教派重要著述、歷法和醫學等于余種典籍,是藏區最著名的印經院,對保護、弘揚藏傳佛教文化起了重要作用。
  另外,前藏地區的薩迦寺廟有彭波那爛扎寺,此寺早先講授顯教,中期主要傳授密咒,最后則成為傳授薩迦道果弟子釋等續部和竅訣的大寺。山南地區有藏區第一座佛教寺廟——著名的桑耶寺,有擦欽的弟子所建的弘揚耳傳教法的道場——雅隆扎西(吉祥)寺,還有早期住持薩迦宗巴派和布敦派混合的體系,曾經盛極一時的貢嘎金剛寺等。
  直到今天,薩迦派寺廟仍然眾多。不僅遍布于整個藏區,還因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因緣,在內地和港澳臺地區,以及東南亞、南亞、蒙古、歐美等國家和地區,也分布著大大小小的薩迦派寺廟和講修中心。
  現今,薩迦祖寺及眾多子寺仍處于興盛之中。住持和弘揚薩迦派教法的是大乘法王、達欽、擦欽等為首的昆氏家族傳承世系的法王們,如用絳央欽則旺波的話來說,則是:“這些仁波切們,僅他們天賦的智慧、能力等功德的微小一分,也是別的自以為是的化身活佛、或名門望族后裔們所不能及的,這是至到現在,大家都能親眼看見的事實。”由于歷代祖師和法王們的大悲護佑與善巧攝持,使薩迦派法脈得以延綿不絕、常盛不衰。

  元明兩朝是薩迦派的全盛期,在蒙古、漢地、康區、安多和衛藏各地都建有寺院。其分布則主要集中于后藏日喀則地區,以及川、青、藏結合部的德格、阿壩、王樹等多康地區。
  其中,后藏主要為薩迦派的傳統勢力范圍。日喀則地區的薩迦寺飽經風雨,迄今仍是薩迦派的祖庭和中心。其佛殿后的藏經庫堪稱智慧的寶庫,所藏一萬余種佛經、佛典,為八思巴時期集中衛、藏、康三地繕寫家以金汁、銀汁、朱砂、寶石和墨汁精心抄寫而成,實為佛教瑰寶。整個薩迦寺共珍藏佛教經藏四萬多卷,其中“貝葉經”的藏量居世界之首。薩迦寺以其浩如煙海的藏書、琳瑯滿目的佛教圣物和獨特的建筑風格,贏得“第二敦煌”、“佛教文化的寶庫”之美名。
  此外,鄂爾唉旺寺(即鄂爾寺,是薩迦派在后藏傳播密宗的重要場所)、錫金杰出寺(又名花園寺,乃由絳欽·繞降巴·桑杰培所建的講授顯教的大寺)、色多金寺(即具金色寺,班禪釋迦確登曾住持此寺,宏傳顯密教法)、達納土登朗加寺(由全知郭繞巴·索南僧格創建)、達仲莫切寺(是擦欽·洛色加措的主要寺屆)、珀東唉寺(為珀東·喬勒朗加的珀東學派諸師的駐錫地)、夏魯寺(全知布敦大師曾任寺主,開創了夏魯派)等都是后藏地區著名的薩迦派寺廟。
  伴隨歷史的變遷和興衰的演替,薩迦派在多康地區建立并保存了眾多的寺廟。其原因有三:(1)元時,帝師八思巴往返漢藏兩地時曾兩次途徑多康地區,在他的感召與攝受之下,沿途部分原有的本波、寧瑪、噶當派寺廟皆改宗了薩迦派,而皈依八思巴等薩迦大師的當地弟子則新建了另一部分寺廟。(2)鄂欽的弟子、大成就者唐東加波在德格創建的更慶寺,成為歷代德格土司的家廟。由此因緣,薩迦鄂爾巴在德格地區建立了眾多的寺廟。(3)多康地區地處川、青、藏的結合部,獨持的地理因素使此地長期以來成為一個“三不管”地帶,從而成為所有教派遠離政教紛爭的一片凈土,甚至在拉薩等地幾乎絕跡的本教和覺囊派亦在此找到了生存和發展的空間。因此,歷史悠久、兼具教理和修持的薩迦派傳承在這片土地上得以自然地延續和發展。
  這一地區的德格宗薩寺(絳央欽則旺波大師曾在此寺廣弘一切宗派的教法)、阿壩縣的都布寺、青海玉樹的結古寺等都是薩迦派重要的、著名的寺廟。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四川德格縣的更慶寺,本名倫珠頂寺,是第四十一代德格士司堅巴彭措時所建,他的長子任寺主,次子繼承土司,形成制度,政教大權世代由德格土司統一掌握,所以沒有活佛。公元1550年,更慶寺設立德格印經院,專門刊刻藏傳佛教經書、各教派重要著述、歷法和醫學等于余種典籍,是藏區最著名的印經院,對保護、弘揚藏傳佛教文化起了重要作用。
  另外,前藏地區的薩迦寺廟有彭波那爛扎寺,此寺早先講授顯教,中期主要傳授密咒,最后則成為傳授薩迦道果弟子釋等續部和竅訣的大寺。山南地區有藏區第一座佛教寺廟——著名的桑耶寺,有擦欽的弟子所建的弘揚耳傳教法的道場——雅隆扎西(吉祥)寺,還有早期住持薩迦宗巴派和布敦派混合的體系,曾經盛極一時的貢嘎金剛寺等。
  直到今天,薩迦派寺廟仍然眾多。不僅遍布于整個藏區,還因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因緣,在內地和港澳臺地區,以及東南亞、南亞、蒙古、歐美等國家和地區,也分布著大大小小的薩迦派寺廟和講修中心。
  現今,薩迦祖寺及眾多子寺仍處于興盛之中。住持和弘揚薩迦派教法的是大乘法王、達欽、擦欽等為首的昆氏家族傳承世系的法王們,如用絳央欽則旺波的話來說,則是:“這些仁波切們,僅他們天賦的智慧、能力等功德的微小一分,也是別的自以為是的化身活佛、或名門望族后裔們所不能及的,這是至到現在,大家都能親眼看見的事實。”由于歷代祖師和法王們的大悲護佑與善巧攝持,使薩迦派法脈得以延綿不絕、常盛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