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前行,就像起初要改良田地一樣,要想求得正行法,必須要憑借共同前行來凈化相續。依靠共同外前行使自己變得調柔。

  皈依等不共前行就如同種植莊稼及打捶莊稼一般,是不共同的法。到了該享用莊稼的時候,就相當于是正行引導。

  正行引導也分為“實修引導”與“信解引導”。

  關于實修引導,按照布瑪莫札的《螺文字論》階段性的引導來講,有“階段性傳授竅訣”和“次第性傳授竅訣”兩種。其中,“階段性傳授”,就像全知法王(無垢光尊者)依止上師格瑪燃匝六年,圓滿引導的同時究竟道位,由此達到了本來清凈的法性盡地與任運自成的覺性如量境界。

  全知大師無垢光尊者曾經教誡說:“以后凡是隨行我的人必須長期依止上師,長期聽受教言。”這一遺教保存在《誓言次第解脫海》中。否則,單單加上信解引導、七日引導、一月引導之類的名稱,走馬觀花的上師表面引導,弟子稍稍聽聽,那真應了“頭還沒熟先嘗舌、床還沒熱先伸腳”的說法。

  如果上師沒有空閑培養弟子,弟子沒有時間依止上師,光是一味聲稱“正行正行”好高騖遠,而將前行法丟在一邊,那就像所說的“頭從高處系,頸從低處斷”,自以為是修行人,事實上,口頭所說與實際所行背道而馳,表里不一,自相續與正法南轅北轍,只是改造身姿、瞇著兩眼,這樣一來,自相續不會有絲毫長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