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大圓滿的每日修持,不過就是發展一種完全“無憂”的“安忍”,一種對一切景況沒有“局限”的“開放”。

我們應該把“開放”當成是我們情緒的運動場,同時沒有任何矯柔造作與謀劃地去待人處世。

我們應該全然的體驗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情,不要把自己封閉成一只地洞中的土鼠。這種修持將釋放極大的能量,一種通常因束縛在某個“參考點”而被壓制的能量。
在某刻也許會觸發恐懼,但是用完全的“開放”來歡迎恐懼感,我們就會切斷日常習氣帶來的此種障礙。

當我們從事于“探索空界”的修持時,我們應該發展對全宇宙的“開放感”。我們應用絕對的質樸和赤裸之心來開放我們自己。這就是強大卻又平凡的“修持”--剝下自我保護的面具。

注釋:“參考點”:
     蔣揚宗薩親哲仁波切也經常會提到這個單詞--“參考點”。當我們專著并被束縛在某個“參考點”,或是某個“見”之上,我們和我們所專注的東西之間,自然展現了一種主客對立的關系,而這種關系在明覺之心中是不存在的,在隆欽大圓滿中,吉美林巴也用看山的比喻來解釋這一點。

二、
     我們應把“禪修”與“感知及其感知區域”區分開來,我們不應變成死盯耗子的貓,我們應該了解禪修的目的不是“深深進入我們內邊”或“從世界超脫”,修持應該是“自由”和“沒有概念”,不為“專注”和“反省”所束縛。
巨大無遮的“自明智慧界”是一切事物的本基,是混亂的先初與終結。本初狀態的明覺是對“開悟”與“不開悟”均無所偏黨。眾所周知的本凈原始心,即一切之本基,她是一切現象產生的根源。她就是偉大之母,是一切事物初生與消融于“自然完美”與“根本俱生”的--大能之胎宮。

所有的顯現都是完全的明亮與清晰,整個宇宙是開放和無阻,任何事物互即互入。

三、
     把任何事物都看成是赤裸的,明晰的,超脫于無明的,沒有什么要達到或是被證悟。現象的本質自然的顯現,自然的安住于超越三時之智的當下,每件事物均自然的完美--正如同它們自是。

一切現象顯現于它們不斷遷流變化的同一模式之中,此模式是意味著剎那變異的律動;然而,去超越諸法自身的剎那變異,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這是五大元素之舞蹈,于此,一切“事物”不過是“能量”的表征,“能量”不過是“空”的表征,而我們是自己覺悟之心的表征。無論如何也沒有勤修,解脫與證悟早已經在這里了。

(...)
注釋:超越三時之智的當下隆欽巴在著作中說這是超越過去、現在、未來的秘密第四種時間。是安住于明覺智而超越時間的一種分位,被叫做當下,即所謂的俱四非三之智慧。

四、
     每日的大圓滿修持不過是每天的生活本身而已,因為未成熟的狀態并不存在,無需特殊的方式的行為,或試圖達成一些超越真實的你的一些事情,不需要奮斗感去達到某些“奇妙的目標”或“高等的狀態”。去為這樣的“狀態”去奮斗,不過是一種神經病,它局限我們,并且阻礙思想之流的自由。我們應該避免把自己當成是一無是處的人--我們是自然解脫的和無局限的。我們本來就明悟并且無所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