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要完全投入,才會體會完全滋味
  一般而言,禪修是為了對治煩惱,但其實,煩惱真的是我們修行道上的莊嚴和威德,它甚至是幫助我們修行的。怎么說呢?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西游記》故事說,唐三藏西方取經,如果從唐朝邊界一下子就到了天竺,故事一下子說完,太容易了,就沒有感動人心的力量。一定要唐三藏帶著孫悟空、豬八戒等(象征貪嗔癡)的弟子,千里迢迢,一路艱辛的到達天竺,所取之經,才益顯珍貴難得。
  修行也一樣,你要完全投入,才會了解它完整的滋味,譬如吃辣椒,如果你只舔舔皮,是不會知道它有多辣的,唯有大口咬下、甚至整支吞下,才會真正體會到它到底有多辣。當煩惱很激烈時,它會提醒我們“觀看自心”,生起驚覺,當下看清楚煩惱的相貌,看清楚它的過患,就容易找到它的要害和對治的方法。這樣清楚強烈的對境,反而比小煩惱更有助于心的修持。

  修心,要像修理手表那么精細
  對治煩惱的禪修,要從粗的煩惱開始,但方法要很精細,就像修理手表一樣,我們的心壞了,也要先用放大鏡把病根找出來,再精細的修理,讓心恢復正常運作。不過,一般人對于煩惱,其實不并真的覺得它有多不好,對它的過患只有模糊、概念化的理解,沒有真正生起想斷除的心,那就像一輛車開錯方向,只是小小調整方向是沒用的,一定要禪修整個對調過來才行,就像有人叫你吃大便,如果你還想要不要吃就完了,當然馬上說不要!但要到這種確認的程度,一定要透過經驗不斷觀察,很難一次理解。這是一個慢慢習慣、使心熟練的過程,不能像有些人修安忍,是用“硬忍”的方式,就像練硬氣功一樣,拿磚頭就往頭上砸。

  對治煩惱的四個步驟
  所以對治煩惱的禪修,步驟約略如下:
  第一步,看到:看到本身,就是禪修的起點。
  第二步,抉擇:要培養正確取舍的智慧,就像中藥苦口而有益,有些我們想要的東西,其實不需要;有些需要的東西,又不想要。這時就要認清并抉擇,我們的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然后把機會給善心。
  第三步,對治:用聞思修,對治業煩惱。
  第四步,禪修:禪修是一個慢慢使心習慣的過程,修行是要讓心自在、得到自主權,讓硬邦邦的心變軟,變得有彈性。

  止的禪修五個身要
  至于如何練習禪修,首先是專一,就是要完全的專注,把散亂的心收攝起來,完全集中在一個目標上,讓心如箭,不失焦點不散亂,方法就是“止的禪修”。
  “止的禪修”有身要,一般而言就是指“七支坐法”,就是禪修時身體的七個要點:
  一、全身要放松:身輕松,心才會輕松;
  二、身體要坐直:身正則脈正,脈正則氣正;
  三、兩肩放松;
  四、舌頂上顎;
  五、眼睛自然下垂,看著鼻尖;
  六、金剛跏趺坐:就是兩腳雙盤,但采單盤“菩薩坐”也可以;
  七、手持禪定印:兩手右上左下交扣。
  “止的禪修”時,要讓心專注在所緣境上,可以專注外在的所緣境,如一朵花或一種聲音上都可以,重點是“收心”,是心在看,不是眼請在看;或者專注在內在的所緣境上也可以,但以觀想“清凈所緣境”,如佛像,利益較大。
  現在我們就來觀想佛陀成道相,身體是金色的(不是金漆那種金),面容慈祥,眼神柔和的觀照著眾生,要這樣專注的想,剎那剎那的讓它很清晰。然后在這樣的“所緣境”中,安住片刻,最好能融入所緣境,這就是一次以“佛陀成道相”為所緣境的“止的禪修”。

  短座,但多次數
  禪修要“短座,多次”,但“短座”的意思,不是讓你身體馬上垮掉,身體要維持同樣的姿勢,但心放松即可,馬上垮掉會知掉剛才的專注。禪修之前,要先讓心放松,不想過去,不想未來,這樣再開始前面講的“止的禪修”會比較好。
  不要太計較過去,計劃未來,有一個西藏故事說,有個人得了一小袋米,就很高興的頂在頭上,開始做白日夢,心想如果他賣了這一小袋米、賺了錢,就去買一大袋米,又賺更多錢,就去討個漂亮老婆,生幾個可愛孩子,孩子會來叫他吃飯,他就會故意說:“哦,我現在還不想吃。”……想著想著,頭就不自覺得搖了起來,頭上頂著那一小袋米,就嘩啦啦撒了下來!所以空想太多是沒用的。

  “我想化成一個祈愿、慈悲,永遠跟隨你們……”
  在這起伏不定的時節,這三天的課程就像個家,讓你們的心休息。我們的笑,諸佛菩薩都看到了;我們的歡喜,遍滿十方。課程結束了,但我對你們的心和祈愿永遠不結束。真希望化成一個祈愿、化成慈悲,永遠和你們在一起。
  要記得佛陀入滅前的叮嚀:“諸法因緣生,都是無常的。”所以你們回去混亂的世界,要照顧好自己的身心;也要把這幾天所學,分享給有緣人,就像“燈燈相傳”,我在遙遠的地方,也會感覺到你們像一盞盞光明的燈亮起來,像一顆顆明亮的星星照亮了夜空,我在遙遠的地方會感覺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