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在印度與西藏兩地都曾存有許多種的時輪金剛傳承。直至今日,我們在西藏最重要且最廣為人知的時輪金剛傳承有兩脈:多羅那他的覺囊巴傳承——也就是現在噶舉派所沿用的;以及布頓的傳承——現為格魯派與薩迦派所追隨。
  這次(一九九O年)在加拿大多倫多所給的灌頂是覺囊派傳承,該傳承與偉大的第一世蔣貢康慈有密切的關系;事實上,它是出自於他的五寶藏教法中,其中一部名為《一切圓滿教授》(All——Profound Instructions)的寶藏。在該教典中,他將當時仍存於西藏的八種時輪金剛傳承與修法,全部匯集起來。其中還有薩迦、噶舉、寧瑪、格魯、噶當等一切不同的傳承與修法,如施身法,時輪金剛等所有的修法儀軌都放在一起。
  因此它對噶舉傳承十分重要——特別是現在,因為這是時輪金剛的時代——全球遍布著不安。這就是時輪金剛密法要昌盛的時候。那正是為何GMB法王指示我們,要把時輪金剛傳到西方的原因。而我自己的時輪金剛傳承,系得自於十六世GMB輿第一世卡魯仁波切。
  如你們所知,佛陀是在秘密主金剛手的化身——香巴拉國王達哇然波(Dawa Zangpo)的請求下,教授了時輪金剛密續的。此後,時輪金剛密續的修法就在香巴拉變得十分重要。事實上,整個香巴拉王國就是時輪金剛的壇城。并且從那時起,歷代所有的香巴拉國王都是時輪金剛密續教法的傳承持有者。
  一方面說來香巴拉王國就是我們的世界,但香巴拉同時也是時輪金剛的壇城。如同佛陀所曾授記:時輪金剛法將為解脫生於黑暗世紀之眾生而傳揚——現在黑暗世紀已漸露曙光。只要黑暗時代出現,時輪金剛將會有更多更多的化現。
  修習密法的目的是在轉化未來的前景。特別是這個密法的名字叫做「時輪」,意指過去、現在和未來——遍布一切。這就是為什么時輪金剛對這個時代更具意義的原因。因為諸佛菩薩,特別是時輪金剛與住世上師的加持力,這個修法會為世界帶來更多清凈的遠景。即使許多人可能并不修行,他們仍將從時輪金剛那兒得到偉大的啟示。
  在密法中有許多本尊,每一尊都代表了現象等等之象徵。最高的無上密法都有外現象、內金剛身與最深奧純凈的本尊等之象徵。這些總是相隨不離的。例如,在時輪金剛壇城共有一百位本尊。每一尊代表不同的身體、脈與明點;而外層上他們代表了不同的星球和世界。這全都是時輪金剛壇城的一部分。然而時輪金剛本身雖即代表一切諸佛部族,但對那些輿他有緣的人也可以他為主修的本尊。
  關於時輪金剛如何影響世界趨向和平上,由於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如戰爭與其他負面的事,正關系到四大輿時間的外在能量。當我們舉行時輪金剛的灌頂儀式時,以諸佛、菩薩、傳承上師,輿時輪金剛——這一切現象的本質的力量,使它帶給了世界和平與和諧。你們是不是也如此認為呢?
  至於有關西藏文譯成英文等語言的問題,我認為重要的是翻譯工作者必須和西藏老師們一起工作,而不是嘗試著獨自去做——特別是在密續、密法上。了知如何去讀懂它誠非易事。
  有兩種翻譯法:直譯輿意譯。而大多數把藏文翻成英文的人都嘗試走意譯一途,他們并不直譯。但如果你看看從梵文翻成藏文,特別是密法、密續,大多是逐句直譯。我了解當你們那樣做的時候,會使它并不難懂,但那將無法真正地保持每個東西在一起,而那正是從事這類翻譯所需要的東西。此外,翻譯人員同時也有必要從一位上師那兒,領受口傳與注疏。
  對此我有點憂心。每個人都認為如果他們逐句地直譯,就不會有人買那本書了;也許他們更關心的是書的銷路,而甚於保存教法。我認為這是非常危險的。事實上,那是密法如何保持極秘密的方法——如果你只是把它給某些人去讀,他們將無法了解它。
  明白的說,它是必定要有老師的,所以我認為這些問題十分重要。現在關於歷史和傳記的老師上沒有問題;在顯教經典上也沒問題。但在密續、密法上,如果是意譯,那至少要做個注解,這是最低限度,因為它是很危險的。我并未讀過許多英文書,但我好好的讀過幾本,在困難的部分他們總是翻得晦澀、淺薄,因此它是極難解釋一切的。那正是我寧愿那樣做的原因;也是古代譯師們為何都是逐字逐句翻譯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