嗔夸大對象的缺點或主觀地想象不存在的缺點,然后就對它不能忍受,而想要離開它或毀壞它。

  嗔并不是外在的行為,而是內心的不能忍受的態度。我們嗔怒時,有時會在行為上表露出來,如大發雷霆,有時則不顯露出來,自己因為憤恨之極而不能與人共處或說話,而采取退縮的態度。

  和貪相類似的是,嗔也是一種不現實的態度,嗔怒時不會承認對方是正確的,而只會堅持自己是對的。自己發生嗔恨時應當要認識到它,必須抱有誠實的態度。有時我們起嗔心時,內心有一部分會想:“你不應該生嗔,生嗔不好。”這樣我們對此就會有負疚感,于是把它硬下去,假裝沒有發怒,但是內心卻繃得很緊。所以承認嗔非常重要,不然就很難對付它。

  同樣,嗔有許多過患。首先,嗔恨時完全處在苦惱和不快之中。嗔恨時不能與人很好地交流,所以與別人相處得不好。不能很好地交流的原因,一是嗔心重時無法與人交談,二是因為高聲吆喝而很難進行溝通。另外自己對于嗔恨時做出的言行(比如傷害別人)會感到十分后悔,對方也會有類似的感受。另外,嗔心會焚毀自己所造的善業,我們可能會花很長時間來積善,但是如果不及時回向,而后產生了嗔心,這就會障礙善業成熟。死時如果生嗔則是極壞的征兆,因為這樣什么業會成熟?我們會投生在哪里呢?嗔恚破壞了我們許多人際關系,建立信任和好的人際關系需要很長時間,但是我們對親戚、師長、朋友發生嗔恚就毀壞了這種關系。所以我們應該認真地檢查這些嗔的過患,觀察它在我們的生活所起的作用。

  我們必須下決心認識嗔,并且對它進行對治。對治嗔心的方法是修習安忍,修忍的方法有許多。方法之一是把自己放在對方的立場,從對方的角度來看情況,換句話說,如果我是對方,具有這個人的需要、憂慮和家庭環境,我會怎么樣來看這個情況。如果這樣做,我們就能看到對方的背景以及他們的不快,這樣我們的嗔心就會快消失。另外一個方法是想自己處在這個情形之下。是由于自己以前造了不善業,所以我們不快樂并不是由于對方、對方的行為或環境,我們在那里碰到這個人和這個情況是因為我們以前造了不善業,所以我們就把自己的我愛執心認作是問題的原因。

  受到別人批評時。有一個不起嗔心的好辦法。在這里我們問自己別人的批評是否符合事實,如果檢查后發現批評是正確的,那就沒有必要生嗔,這是因為他們的話是對的。并且他們所批評的是顯而易見的。比如有人來對我們說:“你的臉上有鼻子。”這時我們不會生氣,這是因為我們知道他所說的是對的。同樣,如果有人來批評我們,并且我們的確做了那事——他所說的是對的,那么就沒有道理發怒,這是因為事情的確屬實,就如我們的鼻子。相反,如果檢查以后發現批評是不符事實的,那么同樣沒有理由發怒。比如,有人來對自己說:“你頭上有角。”這時沒有必要對他發脾氣。我們檢查后發現自己沒有角,所以他的話是不對的,何必要發怒呢?同樣,如果有人來批評我們沒有做的事,這就象說我們頭上有角,因為說得不對,所以沒有理由動怒。

  對付嗔的另一個方法是看到刺激自己的人是很寶貴難得的。這是因為為了成佛,我們必須修習安忍,為了修忍,我們需要有人來損害自己,而對于友善的人是不可能修忍的。

  上面只說了對治嗔心的幾個方法。這些描述不僅僅是為了使大家對貪嗔產生理性的認識,而是幫助在心中產生煩惱時認識他們,因為如果不能認識它們就無法消除它們。所以,如果我們到處說自己貪心重,而當別人問自己:“你貪什么?舉一個例子出來。”卻想不出來,這就說明法沒有到我們心里去。有時我們在發很大脾氣,有一個走過來說:“你好象在發火。”我們會氣急地說道:“我沒有發火!這不干你的事!”我們不能認識自己的嗔怒,而當別人指出來時還會對此人發脾氣,這是因為自己沒有去接觸自己的感受。又如,自己起了貪心坐在那里幻想,內心追逐貪欲境時,師長過來對自己說:“你今天在貪上出了問題。”我們會矢口否認,這是因為自己沒有注意到心里的貪欲。

  所以,認識心中的煩惱很重要,并且我應當在煩惱還很小、沒有無限擴大的時候認識到它們,因為貪嗔增長后就很難控制。所以我們對于自己的感受,應該保持正念或敏感,在煩惱尚小時就應該認識到它們。

  并且,我們在強烈的貪嗔生起之前,就要訓練對治法。所以回去以后應該思惟這些貪嗔的對治法,回憶起自己生活中發生貪嗔的實例,然后運用這些對治法,或者用它們來對付當下自己心中所生起的煩惱。尤其自己心里有很大的疙瘩,如對很久以前發生的某事憤恨難平或失望、不快,那么就應該把事情拿出來重新觀察、運用對治法,而不要讓自己一生都背著沉重的心理包袱。

  受到別人批評時。有一個不起嗔心的好辦法。在這里我們問自己別人的批評是否符合事實,如果檢查后發現批評是正確的,那就沒有必要生嗔,這是因為他們的話是對的。并且他們所批評的是顯而易見的。比如有人來對我們說:“你的臉上有鼻子。”這時我們不會生氣,這是因為我們知道他所說的是對的。同樣,如果有人來批評我們,并且我們的確做了那事——他所說的是對的,那么就沒有道理發怒,這是因為事情的確屬實,就如我們的鼻子。相反,如果檢查以后發現批評是不符事實的,那么同樣沒有理由發怒。比如,有人來對自己說:“你頭上有角。”這時沒有必要對他發脾氣。我們檢查后發現自己沒有角,所以他的話是不對的,何必要發怒呢?同樣,如果有人來批評我們沒有做的事,這就象說我們頭上有角,因為說得不對,所以沒有理由動怒。

  對付嗔的另一個方法是看到刺激自己的人是很寶貴難得的。這是因為為了成佛,我們必須修習安忍,為了修忍,我們需要有人來損害自己,而對于友善的人是不可能修忍的。

  上面只說了對治嗔心的幾個方法。這些描述不僅僅是為了使大家對貪嗔產生理性的認識,而是幫助在心中產生煩惱時認識他們,因為如果不能認識它們就無法消除它們。所以,如果我們到處說自己貪心重,而當別人問自己:“你貪什么?舉一個例子出來。”卻想不出來,這就說明法沒有到我們心里去。有時我們在發很大脾氣,有一個走過來說:“你好象在發火。”我們會氣急地說道:“我沒有發火!這不干你的事!”我們不能認識自己的嗔怒,而當別人指出來時還會對此人發脾氣,這是因為自己沒有去接觸自己的感受。又如,自己起了貪心坐在那里幻想,內心追逐貪欲境時,師長過來對自己說:“你今天在貪上出了問題。”我們會矢口否認,這是因為自己沒有注意到心里的貪欲。

  所以,認識心中的煩惱很重要,并且我應當在煩惱還很小、沒有無限擴大的時候認識到它們,因為貪嗔增長后就很難控制。所以我們對于自己的感受,應該保持正念或敏感,在煩惱尚小時就應該認識到它們。

  并且,我們在強烈的貪嗔生起之前,就要訓練對治法。所以回去以后應該思惟這些貪嗔的對治法,回憶起自己生活中發生貪嗔的實例,然后運用這些對治法,或者用它們來對付當下自己心中所生起的煩惱。尤其自己心里有很大的疙瘩,如對很久以前發生的某事憤恨難平或失望、不快,那么就應該把事情拿出來重新觀察、運用對治法,而不要讓自己一生都背著沉重的心理包袱。

  受到別人批評時。有一個不起嗔心的好辦法。在這里我們問自己別人的批評是否符合事實,如果檢查后發現批評是正確的,那就沒有必要生嗔,這是因為他們的話是對的。并且他們所批評的是顯而易見的。比如有人來對我們說:“你的臉上有鼻子。”這時我們不會生氣,這是因為我們知道他所說的是對的。同樣,如果有人來批評我們,并且我們的確做了那事——他所說的是對的,那么就沒有道理發怒,這是因為事情的確屬實,就如我們的鼻子。相反,如果檢查以后發現批評是不符事實的,那么同樣沒有理由發怒。比如,有人來對自己說:“你頭上有角。”這時沒有必要對他發脾氣。我們檢查后發現自己沒有角,所以他的話是不對的,何必要發怒呢?同樣,如果有人來批評我們沒有做的事,這就象說我們頭上有角,因為說得不對,所以沒有理由動怒。

  對付嗔的另一個方法是看到刺激自己的人是很寶貴難得的。這是因為為了成佛,我們必須修習安忍,為了修忍,我們需要有人來損害自己,而對于友善的人是不可能修忍的。

  上面只說了對治嗔心的幾個方法。這些描述不僅僅是為了使大家對貪嗔產生理性的認識,而是幫助在心中產生煩惱時認識他們,因為如果不能認識它們就無法消除它們。所以,如果我們到處說自己貪心重,而當別人問自己:“你貪什么?舉一個例子出來。”卻想不出來,這就說明法沒有到我們心里去。有時我們在發很大脾氣,有一個走過來說:“你好象在發火。”我們會氣急地說道:“我沒有發火!這不干你的事!”我們不能認識自己的嗔怒,而當別人指出來時還會對此人發脾氣,這是因為自己沒有去接觸自己的感受。又如,自己起了貪心坐在那里幻想,內心追逐貪欲境時,師長過來對自己說:“你今天在貪上出了問題。”我們會矢口否認,這是因為自己沒有注意到心里的貪欲。

  所以,認識心中的煩惱很重要,并且我應當在煩惱還很小、沒有無限擴大的時候認識到它們,因為貪嗔增長后就很難控制。所以我們對于自己的感受,應該保持正念或敏感,在煩惱尚小時就應該認識到它們。

  并且,我們在強烈的貪嗔生起之前,就要訓練對治法。所以回去以后應該思惟這些貪嗔的對治法,回憶起自己生活中發生貪嗔的實例,然后運用這些對治法,或者用它們來對付當下自己心中所生起的煩惱。尤其自己心里有很大的疙瘩,如對很久以前發生的某事憤恨難平或失望、不快,那么就應該把事情拿出來重新觀察、運用對治法,而不要讓自己一生都背著沉重的心理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