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見分為五種。

( ) 壞聚見 ( 薩迦耶見 )

所謂壞聚 ( 無常、聚集 ) 指我們的五蘊——即身心,我們對它們產生了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它們構成了有自性的我。我們有身心的五蘊,在此之上標名為我是完全可以的,但是我們覺得我僅僅是個標鑒尚不能滿足,還要把我看作是有自性的 ( 實在的 ) 。自性的意思是作勝義觀察 ( 尋找真實性 ) 時有所得,有一種不依賴于其它因素的自性、自體。這個壞聚特別是指把自己的我看作是有自性的。

前面說無明有兩種,一種是執人有自性 ( 人我執 ) ,一種是執法 ( 如五蘊 ) 有自性 ( 法我執 ) ,人我執之中又有兩種,執自己的我有自性就是這個壞聚見,另外一種是執其它有情有自性,它不是壞聚見。執自我有自性是特別給我們造成麻煩的,它比執其它的人或法有自性產生的問題更大。

把自己執為有自性、真實、獨立時就會產生一個堅實的核心,并用它來判斷宇宙中的其它事物。由于有一個很強的我,所以就要讓我快樂,對于使我的快樂的事就要貪著,對于障礙自己快樂的東西就要反感,因為覺得自己最了不起,所以又有我慢,總之它帶來了種種問題。

壞聚見之中又分我執和我所執兩種。我執所執的我是一個能作者——走路、思考等等的我。關于什么是我所執有許多辨析,我覺得最有道理的說法是我所執所執著的我所是擁有東西的我。

所以,當這些在自己心中生起時,應當要認識它們。有一個辦法是在內心產生很強的感情時,自己能很清楚地看到它,比如別人的言辭侵犯了自己、別人不同意自己的意見、產生貪著得意洋洋時,“我”的感覺會強烈地生起。另外,當自己的財物受到威脅時,我所 ( 我的 ) 的感受會非常強,比如:“這是‘我’的自行車。”在公共汽車上時:“這是‘我’的座位。”這時不要太關注自行車和座位,而是應該觀察擁有這些的我所 ( 我的 ) 是如何顯現的。

( ) 邊執見

邊執見是在壞聚見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因為有了壞聚見就有一個實在的我,于是針對這個我,邊執見使我們或墮于常邊,或墮于斷邊,即執這個感受很強的“我”死后或仍將持續下去,或徹底滅亡。我們可以看到自己的確有這種感受,有時我們想到死時,覺得自己死后仍然會存在,“我”仍會漂流下去,好象有個永恒的我。有時我們的感受與此相反,有時我們想到死時會很害怕,覺得自己會消失、不復存在,或者想:“死時什么事會發生在我身上?”這就是兩種邊執見。

( ) 見取見

第三種見取是把惡見執為最上。比如,當我們回過來看前面所說的兩種見時,認為這些觀念很不錯或是最好的。這樣一下就把問題搞得更混雜,因為不但有惡見,而且把它們看作是最好的。

( ) 戒禁取見

第四種戒禁是對于戒律和禁行以及什么才是解脫道的錯誤見解。典藉中描述戒禁取時會給出奇怪的例子。比如,印度有這樣一種宗派,他們相信如果人跳到三叉戟上,并且使中股從頭頂中間戳出,則能獲得解脫。我們可能沒有這些見解,但是我們持有其它的在社會中常見的戒禁取。

比如,在西方有這樣一個大問題:有些人認為自己是一個密宗行者,所以可以恣意飲酒或與任何人發生性關系。我聽說有的師長喝醉了酒來講法,還自以為是密宗大行者。這是因為他們對密宗戒有錯誤的認識。

?

在美國有種報刊專門講所謂“新時代”,它的內容是那些新出現的宗教,里面有一種稱作“業果療法”的,其方法是求診者去見那些所謂有神通的人,他們自稱能觀察宿世因果、找出今生的問題在先前世的根源,由此而徹底根治問題,而這些治療師則借此謀利。

我想在中國大陸也有類似的事,我在新加坡有個人給我打電話,并且對他經歷的事表示了很大的不快。他說他去見了一個“有神通的人”,那人說他會發生很多問題,并且他只要用一個護身符就可以避災,這護身符花去了他二百元。但他用了以后并沒有消除問題,于是又請那人見他妻子,那人又大說了一通,并且說他妻子也需要護身符,但是價格卻更高。因此他打電話來問我那位“有神通人”所說的是否是真的。

所以,我們周圍彌漫著許多錯誤的觀念。另一種觀念是只要供養護法、地方神或精靈,他們就會解決自己生活中的一切問題。或者,以為通過禁食、虐待身體等極端的苦行就可以消除貪欲。

有時我們看到社會中所存在的戒禁取會感到好笑,想怎樣會有人相信這些?但是說戒禁取的目的不是為了嘲笑別人,而是要讓我們觀察自心,看一看自己有什么戒禁取。

( ) 邪見

邪見所針對的也是一些重大的問題。有邪見時內心頑固、偏執、不相信人,也不愿意聽取別人的意見。

比如,認為沒有前后世,死后什么也沒有,這是許多 ( 并非所有 ) 科學家所持的見解,他們采取了一種簡化的觀點,認為只有物質器官——腦是存在的,心理狀態只是腦的功能,物質器官腦死后就沒有心識了。他們認為所有心理行為只是原子、分子和電化學的反應,他們認為只有物質是存在,如果不是質 ( ) 即不能依靠感官來看到或接觸則是不存在的。在這個基礎上,他們認為腦的電化學反應中止后就沒有心理行為,所以不可能有后世。

這是一種嚴重的邪見,但是也很難使一些科學家消除這一觀念,心識存在的證據很難使他們信服。我覺得我們所要做的是觀察自己的體驗,體會到情緒、認知和感受不是原子和分子,它們雖然依賴于中樞神經系統,但是細胞、原子和分子不會有感受或感情。所以,我認為通過觀察自己的體驗,我們就可以肯定心識的存在,由于科學家只承認儀器所測量的數據,而這些儀器不能測量心,所以這種證明方法很難使他們信服。

我花時間來講這些有幾個原因,其一是要讓我們看一看自己內心有沒有否定前后世的想法,是不是同意科學家的論點。第二個原因是若想在現代社會弘揚佛法,我們必須與大學與新學科的學者進行對話,并回答科學的挑戰,這樣,佛教作為一種受尊重的宗教才能在受科學熏陶的社會中立足。

西藏寺院中僧人們所學的經典里,所破除的邪見是十五個世紀前的人所持有的,而現在的人很少有那些觀點,權威人士說現在應該更新僧教育,學習現代哲學和科學,佛教應該能破除現代哲學和科學中的邪見。

我們從基督教史中可以吸取很多教訓。在十六、十七世紀歐洲改革時期,科學逐漸盛行,基督教所持的態度是:“科學是錯的,我們是對的。”所以他們并沒有試圖與科學進行對話、辯論,或者用邏輯來證明他們自己的觀點,而是說:“科學是錯的,必須信仰《圣經》的說法。”因為這個緣故,許多人對基督教失去了信心。所以佛教不應該步他們的后塵,說:“佛這樣說,所以必須要相信,我們不會與科學家交流,他們是愚蠢、錯誤和無知的。”我覺得如果我們采取這種方式,那么首先佛教作為一種宗教,就難以在世界上得到弘傳,其次這使我們更為無知。所以,我們必須能進行對話并用理智和邏輯來分析。

還有一種邪見是認為覺悟成佛是不可能的,佛法僧是不存在的。現在有些人認為,人類的本性就是自私或邪惡的,這些是人的本性,它們是無法消除的,既有這種固執的觀念后,就不可能相信成佛和三寶是存在的。世上還有一種邪見就是:“因果是不存在的,戒律無足輕重,只要不被別人抓住,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我們可能會有這種觀念。

靜坐時,應該觀察自己有沒有這些邪見以及無明、疑等,可以舉出許多自己或社會中 ( 尤其容易使自己受影響者 ) 所存在的例子,然后進行思考,用正理去破除。我的一位師長說,最好的實驗室在自己的心里,所以我們要在這個“實驗室”里作研究。我們要觀察自心,進行研究,找出這些煩惱。

在美國有種報刊專門講所謂“新時代”,它的內容是那些新出現的宗教,里面有一種稱作“業果療法”的,其方法是求診者去見那些所謂有神通的人,他們自稱能觀察宿世因果、找出今生的問題在先前世的根源,由此而徹底根治問題,而這些治療師則借此謀利。

我想在中國大陸也有類似的事,我在新加坡有個人給我打電話,并且對他經歷的事表示了很大的不快。他說他去見了一個“有神通的人”,那人說他會發生很多問題,并且他只要用一個護身符就可以避災,這護身符花去了他二百元。但他用了以后并沒有消除問題,于是又請那人見他妻子,那人又大說了一通,并且說他妻子也需要護身符,但是價格卻更高。因此他打電話來問我那位“有神通人”所說的是否是真的。

所以,我們周圍彌漫著許多錯誤的觀念。另一種觀念是只要供養護法、地方神或精靈,他們就會解決自己生活中的一切問題。或者,以為通過禁食、虐待身體等極端的苦行就可以消除貪欲。

有時我們看到社會中所存在的戒禁取會感到好笑,想怎樣會有人相信這些?但是說戒禁取的目的不是為了嘲笑別人,而是要讓我們觀察自心,看一看自己有什么戒禁取。

( ) 邪見

邪見所針對的也是一些重大的問題。有邪見時內心頑固、偏執、不相信人,也不愿意聽取別人的意見。

比如,認為沒有前后世,死后什么也沒有,這是許多 ( 并非所有 ) 科學家所持的見解,他們采取了一種簡化的觀點,認為只有物質器官——腦是存在的,心理狀態只是腦的功能,物質器官腦死后就沒有心識了。他們認為所有心理行為只是原子、分子和電化學的反應,他們認為只有物質是存在,如果不是質 ( ) 即不能依靠感官來看到或接觸則是不存在的。在這個基礎上,他們認為腦的電化學反應中止后就沒有心理行為,所以不可能有后世。

這是一種嚴重的邪見,但是也很難使一些科學家消除這一觀念,心識存在的證據很難使他們信服。我覺得我們所要做的是觀察自己的體驗,體會到情緒、認知和感受不是原子和分子,它們雖然依賴于中樞神經系統,但是細胞、原子和分子不會有感受或感情。所以,我認為通過觀察自己的體驗,我們就可以肯定心識的存在,由于科學家只承認儀器所測量的數據,而這些儀器不能測量心,所以這種證明方法很難使他們信服。

我花時間來講這些有幾個原因,其一是要讓我們看一看自己內心有沒有否定前后世的想法,是不是同意科學家的論點。第二個原因是若想在現代社會弘揚佛法,我們必須與大學與新學科的學者進行對話,并回答科學的挑戰,這樣,佛教作為一種受尊重的宗教才能在受科學熏陶的社會中立足。

西藏寺院中僧人們所學的經典里,所破除的邪見是十五個世紀前的人所持有的,而現在的人很少有那些觀點,權威人士說現在應該更新僧教育,學習現代哲學和科學,佛教應該能破除現代哲學和科學中的邪見。

我們從基督教史中可以吸取很多教訓。在十六、十七世紀歐洲改革時期,科學逐漸盛行,基督教所持的態度是:“科學是錯的,我們是對的。”所以他們并沒有試圖與科學進行對話、辯論,或者用邏輯來證明他們自己的觀點,而是說:“科學是錯的,必須信仰《圣經》的說法。”因為這個緣故,許多人對基督教失去了信心。所以佛教不應該步他們的后塵,說:“佛這樣說,所以必須要相信,我們不會與科學家交流,他們是愚蠢、錯誤和無知的。”我覺得如果我們采取這種方式,那么首先佛教作為一種宗教,就難以在世界上得到弘傳,其次這使我們更為無知。所以,我們必須能進行對話并用理智和邏輯來分析。

還有一種邪見是認為覺悟成佛是不可能的,佛法僧是不存在的。現在有些人認為,人類的本性就是自私或邪惡的,這些是人的本性,它們是無法消除的,既有這種固執的觀念后,就不可能相信成佛和三寶是存在的。世上還有一種邪見就是:“因果是不存在的,戒律無足輕重,只要不被別人抓住,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我們可能會有這種觀念。

靜坐時,應該觀察自己有沒有這些邪見以及無明、疑等,可以舉出許多自己或社會中 ( 尤其容易使自己受影響者 ) 所存在的例子,然后進行思考,用正理去破除。我的一位師長說,最好的實驗室在自己的心里,所以我們要在這個“實驗室”里作研究。我們要觀察自心,進行研究,找出這些煩惱。

在美國有種報刊專門講所謂“新時代”,它的內容是那些新出現的宗教,里面有一種稱作“業果療法”的,其方法是求診者去見那些所謂有神通的人,他們自稱能觀察宿世因果、找出今生的問題在先前世的根源,由此而徹底根治問題,而這些治療師則借此謀利。

我想在中國大陸也有類似的事,我在新加坡有個人給我打電話,并且對他經歷的事表示了很大的不快。他說他去見了一個“有神通的人”,那人說他會發生很多問題,并且他只要用一個護身符就可以避災,這護身符花去了他二百元。但他用了以后并沒有消除問題,于是又請那人見他妻子,那人又大說了一通,并且說他妻子也需要護身符,但是價格卻更高。因此他打電話來問我那位“有神通人”所說的是否是真的。

所以,我們周圍彌漫著許多錯誤的觀念。另一種觀念是只要供養護法、地方神或精靈,他們就會解決自己生活中的一切問題。或者,以為通過禁食、虐待身體等極端的苦行就可以消除貪欲。

有時我們看到社會中所存在的戒禁取會感到好笑,想怎樣會有人相信這些?但是說戒禁取的目的不是為了嘲笑別人,而是要讓我們觀察自心,看一看自己有什么戒禁取。

( ) 邪見

邪見所針對的也是一些重大的問題。有邪見時內心頑固、偏執、不相信人,也不愿意聽取別人的意見。

比如,認為沒有前后世,死后什么也沒有,這是許多 ( 并非所有 ) 科學家所持的見解,他們采取了一種簡化的觀點,認為只有物質器官——腦是存在的,心理狀態只是腦的功能,物質器官腦死后就沒有心識了。他們認為所有心理行為只是原子、分子和電化學的反應,他們認為只有物質是存在,如果不是質 ( ) 即不能依靠感官來看到或接觸則是不存在的。在這個基礎上,他們認為腦的電化學反應中止后就沒有心理行為,所以不可能有后世。

這是一種嚴重的邪見,但是也很難使一些科學家消除這一觀念,心識存在的證據很難使他們信服。我覺得我們所要做的是觀察自己的體驗,體會到情緒、認知和感受不是原子和分子,它們雖然依賴于中樞神經系統,但是細胞、原子和分子不會有感受或感情。所以,我認為通過觀察自己的體驗,我們就可以肯定心識的存在,由于科學家只承認儀器所測量的數據,而這些儀器不能測量心,所以這種證明方法很難使他們信服。

我花時間來講這些有幾個原因,其一是要讓我們看一看自己內心有沒有否定前后世的想法,是不是同意科學家的論點。第二個原因是若想在現代社會弘揚佛法,我們必須與大學與新學科的學者進行對話,并回答科學的挑戰,這樣,佛教作為一種受尊重的宗教才能在受科學熏陶的社會中立足。

西藏寺院中僧人們所學的經典里,所破除的邪見是十五個世紀前的人所持有的,而現在的人很少有那些觀點,權威人士說現在應該更新僧教育,學習現代哲學和科學,佛教應該能破除現代哲學和科學中的邪見。

我們從基督教史中可以吸取很多教訓。在十六、十七世紀歐洲改革時期,科學逐漸盛行,基督教所持的態度是:“科學是錯的,我們是對的。”所以他們并沒有試圖與科學進行對話、辯論,或者用邏輯來證明他們自己的觀點,而是說:“科學是錯的,必須信仰《圣經》的說法。”因為這個緣故,許多人對基督教失去了信心。所以佛教不應該步他們的后塵,說:“佛這樣說,所以必須要相信,我們不會與科學家交流,他們是愚蠢、錯誤和無知的。”我覺得如果我們采取這種方式,那么首先佛教作為一種宗教,就難以在世界上得到弘傳,其次這使我們更為無知。所以,我們必須能進行對話并用理智和邏輯來分析。

還有一種邪見是認為覺悟成佛是不可能的,佛法僧是不存在的。現在有些人認為,人類的本性就是自私或邪惡的,這些是人的本性,它們是無法消除的,既有這種固執的觀念后,就不可能相信成佛和三寶是存在的。世上還有一種邪見就是:“因果是不存在的,戒律無足輕重,只要不被別人抓住,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我們可能會有這種觀念。

靜坐時,應該觀察自己有沒有這些邪見以及無明、疑等,可以舉出許多自己或社會中 ( 尤其容易使自己受影響者 ) 所存在的例子,然后進行思考,用正理去破除。我的一位師長說,最好的實驗室在自己的心里,所以我們要在這個“實驗室”里作研究。我們要觀察自心,進行研究,找出這些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