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薩爾王

格薩爾王

  格薩爾王于公元11世紀前后誕生于今四川甘孜州德格縣的阿須草原,那時的西藏正處于戰亂紛爭之中。自從公元9世紀時朗達瑪統治的吐蕃王朝結束以后,整個吐蕃處于群雄割據、各霸一方、相互掠奪征戰的分裂局面,在雪域高原上出現了各自為政、互不相屬的許多邦國和部落。廣大藏族人民生活在戰亂頻繁、殺伐相繼的水深火熱之中,他們厭惡戰亂、反對掠奪、盼望和平,期待有一個能為百姓造福、完成統一和平大業的英雄人物出現,帶領他們過上像以前佛法興盛時的和平安康、幸福美滿、如天人般快樂的日子。在廣大藏族人民的熱切期盼中,蓮花生大師的化身——英勇威武、神通廣大、天下無敵的大英雄格薩爾王誕生了,他帶領由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化身的、智勇雙全、英勇善戰的八十位大將降妖除魔、懲強扶弱、救護生靈,完成了統一和平的大業,使善良的百姓重新過上了太平安定、富足快樂的幸福日子。
  世世代代的藏族人民滿懷著對民族英雄格薩爾王的深切熱愛,千百年來不斷地吟唱著對格薩爾王的崇敬和贊美,匯成了一部飲譽世界的英雄史詩《格薩爾王傳》。這部有著一千多年歷史的英雄史詩,得到了“當今世界惟一活著的最長的史詩”和“東方《伊利亞特》”的最高褒獎,是世界文化寶庫中的一顆光彩奪目的璀璨明珠。
  藏族人民抒發對格薩爾王的無比熱愛和贊頌的另一種方式是跳格薩爾藏戲。格薩爾藏戲的發源地在佐欽寺。格薩爾藏戲是第五世佐欽法王土登·曲吉多吉于19世紀末創編的。現存于佐欽寺的80多具神態各異、惟妙惟肖的面具,是第五世佐欽法王根據自己的清靜顯現而制作,從那時到現在,西藏其他各寺廟、各地方的格薩爾藏戲面具造型都是以佐欽寺的面具作為參照制作的。格薩爾藏戲在戲曲的編排上除了具有濃郁的西藏地方戲曲特色之外,第五世佐欽法王還將藏傳佛教的金剛舞融入其中,使得格薩爾藏戲不僅具有極強的觀賞性和教育性,還有殊勝的加持力。從此,格薩爾藏戲從佐欽寺開始傳揚到青海等各地的佐欽寺分支寺廟,然后逐漸傳播到藏區各地,深受藏族人民的喜愛。
  佐欽寺還曾出現過許多格薩爾文化的專家學者,其中最著名的有第一世佐欽法王白瑪仁增、佐欽巴珠仁波切、堪欽白瑪班扎、米旁仁波切和第五世佐欽法王。第一世佐欽法王著述了《格薩爾王傳》中的分部本《嶺分達色財寶》;巴珠仁波切著述了分部本《辛丹之爭》;堪欽白瑪班扎著述了《雪山水晶宗》;米旁仁波切編寫了格薩爾王護法經并創作了《嶺舞之歌》等贊頌格薩爾王的、膾炙人口的詩歌;第五世佐欽法王編寫了格薩爾王護法經并創編了格薩爾藏戲。
  與格薩爾王有著極深淵源的佐欽寺,在每年的藏歷2月1日,僧眾們都要于清晨念誦格薩爾王的儀軌,白天跳格薩爾藏戲。佐欽寺的格薩爾藏戲堪稱歷史最悠久、最為標準,因此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信眾前往觀看。
  格薩爾王不僅是藏族人民心中永遠的民族英雄,也是蓮花生大師化身的大護法,他以慈悲、智慧和大力護佑著蕓蕓眾生,使其脫離痛苦和災難。愿所有聽到格薩爾王名號的眾生和平安康、幸福快樂!

格薩爾王供贊儀軌
——第四世多智欽·仁增丹比尼瑪仁波切造

燃樣康、嗡阿吽
蓮師意化格薩爾
摩尼降魔諸眷屬
慈悲界中請此地
所有萬物諸妙欲
甘露紅品請享用
圓滿修者如所愿
暢順無礙速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