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對觀音法門的修持有所了解,但他們應該去了解的是觀音的真正涵義——觀音不僅是一個個體。這樣去理解觀音也許沒有錯,但卻有所局限,因為觀音的真正涵義是“那個永遠以慈眼悲視一切有情的覺者”。觀音不是只有一位。每一個能以愛與慈悲看顧所有眾生的人,只要他具有這樣的特質,他就是觀音。對慈悲的修持不僅是由佛學成就者建立起來的佛教的修持,在其他宗教中也建立了對慈悲的修持。在其他的宗教里,也有許多心中充滿偉大的愛與慈悲的人們,這也是一種觀音的化現,而他并不是單一的個體。
  我總是嘗試和不同的團體或各人分享觀音法門對慈悲的修持,不僅僅是和佛教徒分享,而是和任何一個具有愛與慈悲特質的人。我不會嘗試讓(不信佛教的)人們改信佛教,但我更愿意鼓勵人們去練習愛與慈悲。
  每個人都喜歡愛與慈悲這個主題,但當真的需要去修持愛與慈悲時,事情就變得困難而且充滿誤解了。舉例來說,很多人都認為慈悲心就意味著當別人對你做了很不好的事情,你仍然必須對他們很慈悲。當我們以這種方式施以慈悲其實對我們并沒有多大的利益,而且很不實際。當人們練習慈悲,會產生誤解,他們以為當有人在受苦,他們可以去承擔別人的苦,但這只會帶來更多的痛苦。真正的慈悲并非如此。
  以上面說的這種方式修持慈悲,他們必須在一定程度上經歷別人的痛苦,這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痛苦,并迷失掉自我。他們需要做的其實是看到他人的痛苦,然后施以正確的慈悲。他們需要對解除自身和他人的痛苦具有更堅定的信心,這樣才能成為真正的慈悲,才能具有力量。當我們看到了他人的痛苦,以及痛苦的二元性,我們就應該為他人做些什么,這樣并不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痛苦。慈悲在此時方能成為痛苦的解藥。
  當我們修持的是單純的同情心,也許不會特別有幫助,因為當看到他人在受苦,我們也會備受煎熬。甚至即使我們擁有慈悲心,我們也是不能夠控制別人的痛苦的。慈悲心應該是正確、有力且充滿信心的,這樣我們才能看到別人的苦難,并為他們帶來更多的快樂。
  舉例來說,假如一位殘疾的父親看到自己的兒子落水了,他將什么都做不了,反而在無能為力地眼看著這一切時遭受著巨大的痛苦。如果這位父親充滿力量的話,當他看到兒子在受苦就可以立即跳入水中救出落水的孩子。同樣地,如果我們的慈悲心強大而健全,充滿力量,我們就可以迅速、有效地幫助他人。倘若我們的慈悲心并沒有完全的成熟,我們又可以給誰人以有力的幫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