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輪金剛


  時輪金剛此一主題的完整意義包含在三個時輪金剛(或稱時間之輪)之中:“外時間之輪”、“內時間之輪”、“別時間之輪”。“外時間之輪”即環境的外部世界,它也可稱之為“外部日月時程”;“內時間之輪”是人的身體,也就是內閻浮提(Jambudvipa)或世界的表面。同樣地,內部的途徑、元素及風的運動也都可稱之為“內時間之輪”。“別時間之輪”是時輪金剛的灌頂、教示及成果,它處于先前的兩種時間之輪之外。上師透過灌頂,使弟子的身心識趨向成熟,而弟子則觀修,包含了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的教法。瑜伽士(yogi)透過這樣的方法,達到化現為佛身( buddha body),即空性的神圣形象,這就是“別時間之輪”。
  佛陀的時輪金剛教授,記載于《時輪金剛本續》(Paramadibuddha)之中:
  “佛陀于靈鷲山依照大乘圓滿的智慧法門傳法,另外也在達尼雅卡達卡城(Shri Dhanyakataka)教授密法。那么他到底在何時、何地,教授了什么法?正確的地點為何?聽法者有誰?此舉的目的又為何?
  佛陀為靈鷲山的菩薩眾開示了無上的大乘法門,圓滿的智慧系統。是時如來亦連同菩薩和其他信眾居于大佛塔,一個位于法界中的壇城(mandala)。他同時也住于宇宙金剛的房子里,無法區分的非物質和無盡光明的虛空之中。他在美麗的法界之中教授佛法,是為了眾生的福德與智慧。”
  《時輪續》中也提到:“金剛手菩薩(Vajrapani)化身的著名的北香巴拉(Shambhala)國王月賢王(King Suchandra)進入此不可思議的光輝燦爛法界,他首先繞行至佛陀身旁,然后在飾以花朵珍寶的佛足前頂禮;月賢王合掌向佛求法,并在之后,記錄了佛陀這次的說法且持續教習之。
  時輪金剛教法來自,我們的導師釋迦牟尼佛,他于公元前533年四月或五月的清晨時分,在印度菩提迦耶(Bodh Gaya)的菩提樹下,證得無上菩提的果位。在其后的一年間,佛陀開始傳授大乘教法,在靈鷲山轉法輪時,就特別講授了大乘中,顯乘(波羅蜜多,Paramita)系統中主要根本的智慧圓滿法門。
  之后約在三四月間的滿月之時,也就是距佛陀悟道約12個月后,佛陀在靈鷲山講授大乘法門;他也同時出現在南印度的達尼雅卡達卡城(Shri Dhanyakataka)的大佛塔中宣說密法。
  大佛塔約有18英里高,佛陀在其間放光,照現出兩個壇城,較低的法界(DharmadhatuVagishvara)壇城,及其上的明亮星群大壇城。佛陀位在法界壇城(此即極樂的居所)中央的金剛獅子座墊上,他安住于時輪金剛的三摩地(禪定)中,并以壇城之尊的姿態站立。
  壇城中優秀的聽法者,包括了眾多的佛、菩薩、天女、勇父、空行、龍族護法;壇城之外的求法者,則是金剛手菩薩的化身月賢王。他以不可思議的緣由,自香巴拉來到了達尼雅卡達卡,并為一切跟隨者和大眾,請求佛陀教授時輪金剛的法門:與會者包括了96位香巴拉,各地的將領官員及無量無邊的菩薩眾及神鬼眾等等。
  佛陀在會場中傳講了無上的佛法,包括了:世俗和勝義的灌頂,并預言在場聽法的大眾,都將成就佛果,然后他開始教授Paramadibuddha:包含了1萬2千首歌謠的《時輪金剛本續》,月賢王將此法記錄下來,再度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返回香巴拉王國。
  月賢王在香巴拉編成了6000行的《時輪續》,并以無數珍寶建立了時輪金剛的壇城。月賢王在過世前,將王位傳給了他的兒子蘇芮須巴拉(Sureshvara),并命其為經續的教師。香巴拉王國出現過許多偉大的國王,例如Kalki Yashas 和Kalki Pundarika等等。他們的護持,使得時輪金剛的甚深教法,像日月一般閃耀。
  時輪金剛的教法,在香巴拉諸多卡爾基(Kalki, 亦即頭目)的手上持續流傳,逐漸再介紹到印度。關于時輪金剛教法傳布主要包含了兩種說法:熱(Ra)派傳承和卓(Dro)派傳承,現在我們就來談談這兩個傳承。
  在熱派傳承之中,時輪金剛及其相關記錄,以三王王朝時期出現在印度的《菩薩全集》(Bodhisattvas Corpus)最為著名。若以菩提迦耶為中心,三王(譯按:其實是三個國族的族名)分別是:東方的象王(Dehopala)、南方的人王(Jauganga)、以及西方的馬王(Kanauj)。當時引領佛法各層面的偉大的宗師西陸(Cilu)誕生于印度東方五郡之一的奧瑞沙(Orissa)。 西陸在熱德那吉里毗訶羅(Ratnagiri Vihara)、超戒寺(Vikramashila)、那爛陀寺(Nalanda)學習了一切的佛教經論,據說他在未遭土耳其人破壞的熱德那吉里毗訶羅,待了較長的時間。
  西陸大致明白他必須學習密乘,方能夠在此生中成佛,那么他就特別需要明了,經論中所有相關的密乘教法,而這些以本尊教授為中心的教法,僅存在于香巴拉王國,于是他加入了海洋尋寶商人的行列,與他們期約六個月之后再見,隨即分道揚鑣。
  西陸最終攀上了某一座山頂,并遇見了一個人。那個人問道:“你要去哪里?”西陸回答:“我要去香巴拉尋找《菩薩全集》。”那人接著說到:“此行萬般艱難,然而如果你能夠了解,就算在此地也可聽聞它們(密法)。”西陸隨即明白那人即是文殊師利菩薩(Manjushri)的化身,他立時向那人拜了下去,供養曼陀羅花,并請求其傳法。那人便授予西陸所有的灌頂、經論、及口傳,最后抓起了西陸,將花朵放在他的頭上,給予他加持并說道:“了知整部的《菩薩全集》。”于是,就如同水由一個容器流向另一個容器般,西陸明白了整部《菩薩全集》的內容。他于是踏上歸程,與相約的商人們重新聚首,回到了東印度。
  依照卓傳承的說法,是卡拉恰克拉巴達(Kalachakrapada)將時輪金剛再度介紹到印度。一對修習大威德金剛瑜伽(the Yoga of Yanmantaka)的夫婦,進行了大威德金剛法中,所教授的求子儀式而得到一子。此男孩長大成人之后,聽聞北方有菩薩親自教授佛法,遂動身前往求法。彼時香巴拉的國王卡爾基(Kalki),憑借著神通力,得知了這名年輕人,對于甚深佛法有著熱切而純正的動機,他也察覺到此名青年如欲前來香巴拉,為期四個多月的旱災必然會威脅到他的生命,于是卡爾基王,便化身前往沙漠的邊緣去見這位年輕人。
  卡爾基王問這名年輕人:“你要去哪里?為了什么?”俟這名年輕人表明意圖,卡爾基王便說道:“此行萬搬險阻,不過若你能夠了解它們(法),難道在這里便無法聽聞嗎?”年輕人立時明白,眼前這個人就是卡爾基王的化身,隨即向他求法。卡爾基王當場給予他灌頂,并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傳授他包括《菩薩全集》中三部論述的最高深教法。于是就像滿溢的水瓶,年輕人了知并記住了所有的教法。當他回到印度,即成了著名的文殊化身,他的名字就是卡拉恰克拉巴達。
  在熱派和卓(Dro)派兩個傳承中,西陸和卡拉恰克拉巴達,分別將時輪金剛的教法帶到印度。卡拉恰克拉巴達在印度持續的修習與傳法,這個教法后來遂逐漸流傳到西藏。于是熱(Ra)和卓(Dro)兩個傳承在西藏又分別成為了主要的派別。
  卓(Dro)派傳承,始自喀什米爾(Kashmiri)的索馬那他(Somanatha)大師造訪西藏。他首先抵達了西藏的卡臘(Kharag),并在留(Ryo)派附近駐留。之后索馬那他為了100條黃金,而欲將一半的時輪金剛(即Vimalaprabha的部份,譯為《無瑕之光》)翻譯為藏文,此際因為不悅緣故,他突然停止了手上的翻譯工作,拿著黃金和譯稿前往彭域(Phan Yul),當地藏(Zhang)派的(Chung Wa)將其奉為自己的上師,并請卓(Dro)派的夏拉閘(Shayrabdrak)擔任譯者,之后索馬那他和夏拉閘便共同完成了《無瑕之光》的翻譯工作。
  傳承后來,傳到了確古歐哲喇嘛手上,確古歐哲喇嘛,精通包括時輪金剛的所有卓(Dro)氏教法。他的弟子嘎羅(Galo)喇嘛則精通卓(Dro)和熱派兩個傳承,并將此二者匯為一流。
  熱傳承始自熱氏的邱拉(Chorab),他是出生于寧瑪孟域(Nyen Ma Mang Yul),是著名譯者熱多杰閘(Ra Dorjedrak)的侄子。熱氏的邱拉了知并熟記了所有熱派的教法。之后他為了學習時輪金剛,而前往尼泊爾中部,并花了5年10個月又5天的時間,師事薩滿大師利(Samantashri)大師。薩滿大師利為他開示了所有時輪金剛的經文,并給予其灌頂和口傳的教授。之后邱拉邀請薩滿大師利至西藏,與他共同精心翻譯了時輪金剛續及其所有的相關論著。
  熱傳承在Chorab子孫的保存與流傳之下,逐漸傳到了Galo喇嘛的手中,這我們在之前已有提及。Galo喇嘛接受了熱和卓(Dro)兩個傳承的教法,并將它們匯集在一起,諸多上師例如布頓大師(Buton Rinchendrub)及宗喀巴(Tsongkhapa)都曾持有這項教法,以這兩個傳承為基礎的時輪金剛教法依然存在于今日。
  時輪金剛的修習和所有的佛陀教法并沒有不同,首先都必須接受灌頂。灌頂的給予和接受若要如法,弟子和上師都必須要擁有一定的資格。羅桑確吉蔣稱(Losang Ch?kyi Gyaltsen)曾描述密乘上師的資格:“他必須能夠控制自己的身、口、意,并且具有無比的睿智、耐心與勇氣;他必須熟悉密法和經教、了解實相、并且能夠講經立論。”很幸運地,值今之世,我們仍然遇得到這樣的上師。
  密乘弟子則得要擁有三樣必備的經驗面向:厭離輪回、菩提心、以及了知空性。如果弟子尚未有過這些經驗,則他或她至少必須要具備,能夠熟知與贊嘆它們的智慧。
  此三者之中最重要的是菩提心,這也是接受灌頂的根本動機。彌勒(Maitreya)菩薩在他的《現觀莊嚴論》(Abhisamayalankara)定義菩提心:“發心為利他,求正等菩提。”在進行時輪金剛灌頂儀式時,弟子必須如是生起菩提心:“我愿為了一切眾生,達到時輪金剛的果位,然后我當令一切眾生,皆安住在時輪金剛的境界。”以如是的動機,始可接受灌頂。
  上師透過灌頂使弟子的身體、心理,相續臻于成熟。成熟意謂著讓弟子擁有,修習生起次第和圓滿次地瑜珈的力量。時輪金剛的灌頂,則主要給予弟子修習時輪金剛法門的力量,使其最終可以證入時輪金剛的果位。
  時輪金剛包含了11層灌頂:7個“如赤子般進入”灌頂、3個“殊勝”灌頂、以及一個“最殊勝”灌頂。僅欲暫求世俗神通力(siddhis,魔幻和神秘的成就)的弟子授予較低層次的7種灌頂;欲達到超越的佛智的弟子,則給予全部的11種灌頂。7個“如赤子般進入”灌頂的第一項是“水灌頂”,如同母親清洗剛出世的嬰兒一般;第二項是“寶冠灌頂”,如同約束幼兒頭發的頭箍;第三項“冠帶灌頂”仿如寶帶穿過孩童耳朵,并且帶子上面列以飾物;第四項“金剛杵和鈴的灌頂”,就像孩童嘻笑著、交談著般;第五項“戒行灌頂”象征如孩童享受五種覺受物件;第六項“名字灌頂”意味如同為孩子命名般;第七項則是“密乘授權灌頂”。這些灌頂幫助弟子去除一切的障礙而擁有平靜、獲致幸運、征服和毀滅的神奇力量。
  三個殊勝灌頂為:寶瓶灌頂是弟子觸碰伴侶的胸部,所獲得空性和極樂的智慧;秘密灌頂是弟子經驗了菩提心,所生起的空性和極樂的智慧;智慧灌頂是弟子和伴侶合而為一,所生起的俱生快樂經驗。
  最殊勝灌頂也稱為“第四灌頂”或“語灌頂”。前述偉大的智慧灌頂,能使弟子得到十一地菩薩的果位。接著上師象征性的指出靈性身(Gnosis Body),是至高不變的大樂和空性的全面絕佳整合。“就是如此!”上師于是將第四灌頂傳予弟子。這個灌頂給予弟子力量,使其得以時輪金剛的身相而證得圓滿的佛陀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