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古鄉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九龍縣轄鄉。民國屬一區湯古保,位于四川九龍縣城北,全鄉轄湯古、伍須、崩崩沖三個行政村,9個村民小組,為藏族聚居區。1956年置湯古鄉;  1974年改湯古公社;  1984年復湯古鄉。 
        這里的湯古鄉伍須村被當地人喻為"仙女梳妝的明鏡"。著名的旅游景點伍須海就著落于村內,原始森林和寬闊的草甸環繞湖泊,湖水碧綠透明,環境幽靜。在這里從夏到秋周圍百花盛開,爭奇斗艷。古樹盤根錯節、藤枝攀沿纏繞,杜鵑樹伸向湖面,使伍須村顯得原始、古樸,置身其間,仿佛進入仙境。這里,民風民俗古樸,藏寨建筑古老,還有很多傳說和神話故事。伍須村隸屬九龍縣湯古鄉,距離縣城20公里,村內著名的旅游景點伍須海圍繞著翠綠盎然的莊稼,20余戶藏居坐北朝南、層疊向上,隨山勢起伏旖旎連綿。
        今年端午節前一天與幾位攝影愛好者肩扛單反前往伍須海拍照,筆者進入了伍須村藏居羅澤仁的家,他熱情好客的接待了我們,并罷龍門陣時講述了他家9個兄弟中7個參軍入伍的感動事件。羅澤仁現任九龍縣信訪和群眾工作局局長,他的父親叫羅章生,母親叫扎西志瑪,前幾年雙老隨著年齡的增長和身患多種疾病先后去逝。羅澤仁的父母共生育了12個兒女,其中9個兒子3個女兒,有個兒子因發不出聲音稱為啞巴,但很精靈聰明的一個人,前年不辛因車禍去逝。
        這對藏族老阿爸老阿媽從小青梅竹瑪,過去給奴隸主家當洼子放牧,飽受了舊社會的苦難。一次不慎把羊丟了一只,奴隸主就這對阿爸阿媽關進水牢房,沒吃沒喝的還受鞭子抽打,受盡了折磨。后來他倆帶著全家人從涼山木里縣逃避到甘孜州九龍縣湯古鄉伍須村,在景點十二姊妹山峰腳下落定安居,但又被當地藏族土司拉去充當了放牧人。
        時隔多年,春雷一聲振天響,1953年九龍縣與全國各族人民一樣得到了解放,這對老阿爸老阿媽分到了土地和牛羊,翻身當家作了主人。1962年這對阿爸阿媽愛情結晶大兒子羅長命和二兒子羅怕特養育成大人,當時國家急需征招一批藏族戰士入伍,得知這一消息情況后,老阿媽與丈夫商量后,毫不猶豫的將兩個兒子送去當兵,老阿媽的事跡當時就感動了全村群眾。1966年相繼把三兒子澤仁多吉和四兒子澤旺都吉同時送到了部隊;1971年又把五兒子斯郎多吉和六兒子羅光榮送進了部隊;1982年又將八兒子羅澤仁送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這所學校鍛煉。羅澤仁的父親由于在舊社會受盡苦難患上嚴重的風濕病,下肢癱瘓臥床不起而早年過逝。他的阿媽把7個兒子全部送到部隊后,家庭嚴重缺少了勞動能力,生產生活重擔全部落在她的肩上,為了養活年幼的孩子們,老阿媽拖著殘弱的身軀,風里來雪里去,竭力支撐著多難的家庭。她的7個兒子在部隊服役時刻苦訓練,認真學習文化知識,多次得到部隊立功受獎。退伍回鄉后個個都走上了工作崗位,有的還走上了領導崗位。小兒子羅澤仁退伍回鄉時分配到九龍縣乃渠鄉人民政府,擔任該鄉專武部長。退伍不退軍人本色,工作勤勤懇懇,恁勞恁怨認真刻苦,工作業績受到縣級黨委政府的肯定。1994年他在康定咕咱鎮,孤身一人與6名車匪路霸英勇搏斗,身中16刀仍不退宿,直到將把全部歹徒抓獲歸案。九龍縣委、政府及人武部根據他的事跡為他記三等功一次,并號召全縣人民向他學習。其余兒子有個歷任村黨支部書記,成為當地農村科技致富帶頭人。
        他們的老阿媽隨著年齡增長和身患嚴重的多種疾病于幾年前病故。她生前經常教育兒子兒孫們,現在共產黨政策好了,我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愁吃和愁穿,要多方面的支援國防建設,積極開展好擁軍優屬,多幫助那些有困難的軍烈屬,讓光榮的人家永遠光榮。
        如今,伍須藏寨世居的羅家門前又多了一張“光榮之家”。這位過世而偉大的藏族老媽,前后兒孫們12人送到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他們的事跡曾經在國防時報等各媒體廣泛宣揚,至今也被康巴高原各族人民傳為佳話。


沙馬魯石.jpg

        沙馬魯石,彝族,1966年6月生于四川九龍。現供職于九龍縣雅礱江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選礦廠。四川民族文化影像藝術協會藏羌彝專家委員會專家委員,甘孜州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民族》《四川黨建》《康巴文苑》《星星詩刊》《散文詩》《西南作家》《涼山文學》《貢嘎山》《甘孜日報》等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