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瓦仁青跟孩子們在一起
       有人說,教師是世界上最光輝的職業。
       對于工作在海拔4900米的西藏阿里地區措勤縣江讓鄉小學的老師來說,他們可能是更“接近太陽”的老師,達瓦仁青就是其中一位。
       中國海拔最高的大學在拉薩,高出海平面3000多米,而江讓鄉小學比它還高了1000余米。
       每周一清晨,江讓鄉小學的師生們會在新修建的紅色塑膠跑道操場舉行升國旗儀式。新建的白色教學樓和不遠處的學生宿舍樓交相輝映,在陽光下亮得有些炫目,十年間變化,今非昔比。
       2008年,達瓦仁青來到距離措勤縣城50公里的江讓鄉,由于這里是牧區,牧民們大多過著游牧生活。當時鄉里路不好,日常水、電供應也有困難。學校沒有食堂,周圍也沒有小賣部,有時下班回到宿舍想煮包方便吃,都沒地方去買。
       達瓦仁青雖是阿里本地人,但家離江讓鄉小學有七八百公里,一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目前,他跟妻子都在學校教書,而一歲多的兒子則在老家由父母照顧。
       后來學校慢慢發展,情況改觀了不少。村里的公路通了,也能用太陽能發電了,雖然下雨陰天只能供應幾個小時,供電情況還不穩定。
       江讓鄉小學與其他小學不太一樣:這里只有一、二、三年級和幼兒園。全校10名老師,需照顧來自周邊牧區五個自然村的150多名學生。
       所以在這做一名鄉村教師遠不止時間上的“堅守”那么簡單,要做好一名稱職的教師,還得花盡心思。
       “剛來的時候我其實很失落,倒不是因為環境的問題,而是我在教育教學方面感受到了挑戰。孩子不聽話,就算我自己很努力了,但學生的成績就是提不上去,就感覺付出得不到回報。”
       特別是后來教材的改編,從藏語版到漢語版的變化,讓很多讀不懂漢語的學生難上加難。
       “還能怎么辦?只有靜下心來,一點一點地探索,探索出適合這里孩子學習的方法。小孩不能太著急,要有耐心。他們不熟悉漢語,我就平時多跟他們說普通話;這里沒有專業的美術音樂體育老師,我就學習各種技能,給他們用磁帶播放和教唱《五十六個民族》。”
       為了做好教師這項神圣的工作,達瓦仁青始終堅持不斷地學習,堅持閱讀有關教育學、心理學方面的書籍和教育教學刊物,學習老教師的教育教學經驗,向年輕教師學習怎樣制作課件、怎樣熟練操作電腦等現代教學手段。
       他還積極爭取外出學習的機會,充分利用現代網絡,凡是有課堂實錄或視頻在線的網站,他都找遍了,一有空就下載下來看,只要是學習的機會他就不會放過。
       在平均海拔5000米的西藏阿里地區措勤縣江讓鄉,達瓦仁青就用自己的十一年歲月堅守,所幸,他守住了牧區孩子的升學率,守住了孩子們得到更好教育的機會。
       達瓦仁青本身也是牧民的孩子,他來到這最單純的目的就是“盡自己所能,給大山里面的孩子多教一點知識。”
       這兒的孩子總是喜歡抱住或拉住達瓦仁青的手,對他說“老師你真好,我們喜歡你。”每次聽到這些話的時候,他就覺得一切都值得。
       他悉心地用愛與孩子溝通。
       一年,新入學的學生里有一位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生活基本不能自理。達瓦仁青不僅要管孩子的學習,還要照顧其飲食起居。“晚上這個孩子在我宿舍跟著我,剛來那會兒孩子還小并且身體很虛弱,大小便不能自理。冬天天冷時,一晚上要給換三四次尿布和衣服,有段時間整晚都顧不上睡。”他說,每當看到孩子天真的笑臉,他覺得再累也開心。
       其實,這樣的例子在達瓦仁青的身上很多很多。
       2019年,他利用周末休息的時間去給殘疾學生送教下鄉,為殘疾兒童開展活動。他很是可憐那些上不了學的孩子,只有去他們家里教他們畫畫、寫寫自己的名字。
       達瓦仁青給予孩子們的愛,是他班里始終洋溢著的一股暖流,似和風細雨,感染著著整個班級,滲透到每一個學生的心中。
       來京參加慶祝2019年教師節暨全國教育系統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表彰大會
       可是,當被問及“是否想離開這個地方”,他卻很真誠地說,“想過離開。”
       何嘗不想離開啊!一歲多的兒子還距離他七八百公里啊。
       何嘗不想離開啊!如此戀家的他,故鄉卻只剩冬夏,再無春秋。
       何嘗不想離開啊!以他的能力應該能找一個更好的學校,擁有更先進的教學設備,教授更好帶的學生。
       可是他這一句“想離開”說了十一年,也還沒走出江讓鄉的大山。
       “我希望有更多青年教師能來到這。我相信在國家的重視下,這是很有可能的。”
       這幾年來,西藏牧區的教育變化很大,國家很是重視少數民族基礎教育,對鄉村教育的重視程度也明顯提高。
       政策出臺了很多,效果也變得明顯:學校物資設備豐富了,鄉村教師補貼一個月有1800元,優先考慮教師職稱,一級教師的工資漲到了11000元…….
       對于江讓鄉來說,國家的重視、鄉村邊遠地區的發展,才是教育的根本。而達瓦仁青的堅守,守住的是江讓鄉教育的發展,守住的是這里孩子的希望。
       對于達瓦仁青來說,他花了十一年的時間,在江讓鄉這片土地上播種教育的希望。在他的課堂上,一群群放羊娃走出了大山,而他,還在那三尺講臺上。十一年的青春奉獻給平凡的崗位,他在更接近太陽的地方,與太陽爭輝。
       又也許,堅守不一定是堅守那一片土地,而是堅守老師的初心。作為教師,無論身在何處,傳道授業解惑永遠是他們的初心,無論在哪一片土地,只要有三尺講臺,一寸粉筆,教師便能托起孩子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