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現場。
       “這部小說的遼闊和深刻性在于,它借一場萬眾關切的地震,書寫世道滄桑和文明演進。每一種文明的滲透,可能帶來進步,必然造成失去。”作家羅偉章16日下午在成都表示,《云中記》是一本謝罪之書、諒解之書、寬恕之書,與《塵埃落定》形成遙遠而美妙的呼應。
       當日,由四川省作家協會和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聯合主辦的阿來《云中記》作品研討會在成都舉行。研討會上,多名作家、評論家們從思想價值到藝術特色等多個方面發表了對《云中記》的見解。
       據了解,《云中記》是作家阿來以汶川特大地震為背景的小說。這本小說講述了地震后,四川一個藏族村落在政府的幫助下,整村搬遷至一個安全的地方,村里祭師以自己的方式去照顧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靈的故事。
       在評論家蘇寧看來,《云中記》是阿來藏區鄉村三部曲中最少民間故事、傳奇,寫得最實的一部,但讀時仍能感受到蕩擊心底的那么一種力。這種力量來自阿來生長的故鄉,它不是漂浮在高空俯瞰眾生的神的性,而是來自這個川西北高原大裂帶的底層深處。
作家蔣藍回憶,去年四川省作協舉辦“名家看九寨溝”筆會時,阿來曾感嘆,汶川特大地震十年過去了,面對車載斗量的“地震文學”,大家可能記不住任何一篇。原因很復雜,更多的原因,恐怕在于我們的作家沒有面對災難的能力,不具備直面災難的洞察勇氣。
       “很多作家對于山河巨變造成的鄉村遷移,總是持批評態度,但《云中記》卻發出了不同的聲音。”蔣藍表示,《云中記》通過描繪傳統世界與現代世界之間隔斷的突然性打破,對現代社會進行了深刻反思。
       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李明泉從《云中記》的書寫風格中,提出“神性寫實主義"概念。他認為,阿來通過祭師阿巴與地震亡靈的對話,深刻表現人與大地、人與鬼魂、人與村莊、人與內心世界的多重關系,描寫了靈魂與死亡的獨特藝術存在方式,以祭師視角觀察和體悟地震災難給人們帶來的情感震憾,云中村的悲痛與最終消失,給人以強烈的存在沖擊。